浅谈柏拉图式爱情,柏拉图式爱情

图片 2

此文略长。

  你向往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前提,我个人很喜欢柏拉图式恋爱。

 
在哲学史上,柏拉图是最早试图从哲学角度对爱做出解读的人。《会饮篇》可以看做从哲学角度诠释爱情的最早著作。柏拉图借助苏格拉底和阿里斯多潘之口,阐述自己的爱情哲学。

安妮宝贝这段话很有道理:最好的爱情是两个人彼此做个伴。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望从对方身上挖掘到意义,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事情。而应该是,我们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有两个人独立的房间,各自在房间工作。一起找小餐馆吃晚饭。散步的时候能够有很多的话说。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安全。不干涉对方的任何自由,哪怕他还在和旧日的女友联络。很平淡,很熟悉,好象他的气味就是你自己身上的气味。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要留给彼此距离。有一致的生活品味。包括衣服,唱片,香水,食物等。不会太想起对方,但累的时候,知道他就是家。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我们为什么把恋人叫做另一半?阿里斯多潘的人认为:很久以前,人类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从前的人是球形的,有两个脑袋,两张脸,两个胳膊,四条腿,每一种器官都是现在人的两倍,他们眼光六路,无所不能,他们可以随意相片向后,他们想要跑得快时,有四条腿,四支胳膊一起翻滚。体力如此精壮的从前人无处释放自己的能量,于是想和神比高下,因而触犯了神,被宙斯劈成两半。从此为了自身的完整,被分开的每一半都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call me by your name》,

 
基于这种假设,当我们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与另一个人心心相印的时候,我们通常说,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或者说爱情使我们完整。

图片 1

 
对于我们爱的可以是特定的某个人,还是某类人?阿里斯多潘把人分为男人、女人、不男不女。在寻找另一半的过程中,就像做器官移植手术一样,自然是找到当初被劈开的另一半才能完美的咬合在一起,成为最般配的整体。但他并没有说只有找到特定的另一半,才能合起来。那些由剖开不男不女而造成的男人和女人会相爱,由男人(女人)剖开的人会变成同性恋。

cmbyn的相处模式

 
从性别的角度去区分,并非每个被劈开的人都能找到最初那个特定的一半,而是更多在性向范围类,在某一大票人中寻找那个较为理想的另一半。

电影客观而言是悲剧,但是什么才是最好的呢,两个人时时刻刻陪伴在一起就才是喜剧吗,看了原著,书里面男主角们几十年后又见面了,他们的关系,也许就是真正的soul
mate,灵魂上的互相羁绊,即使两人身处各地,但是仿佛时时刻刻都在互相牵连,精神上的彼此纠缠。
柏拉图式的爱情是美的,有很多电影在此基础上(特别是《会饮篇》)成为经典,比如《魂断威尼斯》,《莫里斯》…这些电影好像都和同性有关,但的确这是在同性基础上成立的爱情,但是在现代,我们兴许可以把它的界限扩宽来。柏拉图式的爱情也许是让现代很多很的人对于爱情的追求模糊了性别的界限,更多的是追求精神上的合拍。

 
然而,爱情中尽善尽美的状态就是最好的吗?苏格拉底给予了否定。他认为爱情中一直处于舒服的状态不一定是最好的,爱情源于一种欠缺,因为我们欠缺某种东西,所以我们才去爱某种东西。只追求舒服的爱情会消磨我们向上追求的欲望。真正好的爱情应该是能激发人不断向上的东西。爱人也好,被爱之人也罢,真爱是一种不断完善自己,并促进他人成长的一个过程。

毕竟现在是一个物质丰足的时代,人们对于精神的追求变更多了。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仅仅是要为了柴米油盐而发愁,凑合着度过时光。我们可能更愿意互相聊一聊,今天阅读中所获得的感悟,一起谈一谈自己喜欢的乐曲,坐在落日余晖的窗前欣赏美景,两个人亦是互相欣赏的。

 
苏格拉底心中最好的爱情是一种不朽的渴望,是一种介于人神之间的东西,作为一种调和的力量,使人升华,更接近神,也能使神降落至人。很显然,这样的爱情是超越世俗和日常茶米油盐的束缚,是神圣的。

想到《cmbyn》里面的一些场景,o和e两个人在如油画般美好的意大利小乡村,坐在阳光下的草地,安静的改着自己的稿子,或者改编自己喜欢的音乐,偶尔来一两句两个人都听得懂的交流,整个氛围如此让人心旷神怡。

 
人们歌颂爱,是为了给永久占有爱寻求理由。为了永恒的爱,人类渴望繁衍和生育,生育有肉体和心灵两种。肉体的生育会产生官能世界的物体。心灵的生育是一种精神与文化的生育,它可以创作诗歌、谱写音乐。相对于生理繁衍,精神繁衍对人类更高尚且更有意义。

柏拉图式的恋爱,本质上就是追求精神恋爱,肉体交流不是说绝对禁止,只是说这是一种超越肉体,超越原始欲望,的一种更为契合的爱情。灵魂伴侣这个词,可能在我们这个时代会越来越多人关注,时代也更加开放,人们对于自我的追求可能会更加重要,毕竟我们可能不再那么被某些世俗的眼光所拘束了。
我个人认为,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会让人上进的。一个人的灵魂如果是空洞的,不丰富的,不上升的,那他也会和他所谓的灵魂伴侣渐行渐远。现代人的受教育水平越来越高,无论你和你的伴侣结识于相似的品味,还是类似的阅读类型,歌曲等等。你们可能不是相似的人,总该有些什么是有共鸣的,也可以继续深入交流下去的。至少从《会饮篇》里看出来,苏格拉底的爱慕者,都是被苏格拉底的哲学智慧所折服,他们也非常乐意一起深讨下去。如果一个人不去通过学习,阅读,欣赏艺术等等方面去提升自己,而是只能喜怒哀乐放在柴米油盐东家长李家短这样的琐事上,他很可能不能拥有灵魂伴侣,柏拉图爱情在这样贫瘠的精神土壤下应该是难以滋生的。

 
在柏拉图看来,通过心灵对另一半的寻找,对美的终极触达,和对方有着精神的契合后,再进行身体的交构和受孕,这样的爱情是灵与肉的结合,是对美的向往,通往最终的善的道路。如果按照当今人们的理解,仅仅把柏拉图式恋爱简化为精神恋爱,没有肉体关系的爱情,这是粗暴的扭曲。

所以,在柏拉图爱情中,你可能会愿意为了你的伴侣去了解他喜欢的古典音乐,他肯能也会为了你去研究你喜欢的希腊哲学,你们是互相给予互相补给的,你们的精神会更加富足。兴许你们在大洋两岸,但是心灵的距离是依然紧密的。

 
柏拉图式的恋爱观念就是更崇尚精神上的爱慕,但绝对不排斥肉体的愉悦,和对方在灵魂共舞后,才能达到灵与肉的真正融合,触达到美。

柏拉图的的确确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哲学家,在千年前的一次宴席上(《会饮篇》在西方一些学者认为是柏拉图写的戏剧,每个人物的出场都是精心安排的),就可以互相碰撞出如此美妙的爱情观念。纵然很多人认为这是不现实的,但是它也给了我们一种仿佛置若天堂的美感,因为它的确是这样,如此如此的纯粹的一种爱情。

 

最后,以《会饮篇》节选结尾。

到此,苏格拉底的发言结束了:他给了我们一个这样的概念:爱其实就是寻找真正的美的过程。这种爱超越了我们所谓的情爱、友爱和亲情之爱,到了爱世上所有的美的高度。正如他在中间提到的:“既然所有的人都永远爱同样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说所有的人都在爱,而说有些人爱,有些人不爱呢?”“因为我们是把某一个类型的爱提出来加上共同的名称,称之为爱,而用别的名称来称呼别的爱”。他要做的,就是告诉我们那么所有人都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就是美的源泉,那永不变化的美本身。而我们却常常只是被它的影子蒙蔽了眼睛,沉迷于美的个体之中,失去了发现美的能力。
——《会饮篇》

图片 2

会饮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yort
nav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