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怎么的演绎,撞死了二头羊

《撞死了一只羊》构图获赞 视觉冲击力超乎想象

时间:2019.04.22 来源:1905电影网 “分享到:”

《撞死了一只羊》深圳路演

1905电影网讯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将于4月26日上映,由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进行专线放映。《撞死了一只羊》全国14城路演持续进行中,今日导演万玛才旦携电影跨越“万水千山”来到深圳,将海拔5500米的迷人故事带到观众面前,并与现场观众分享电影创作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影片走过全球九大影展,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国际大奖肯定,在国内外都享有较高口碑。周末百场点映刚刚落下帷幕,提前拿到进藏“钥匙”的观众对电影不吝夸赞。今日深圳观众看完该片后,赞电影“令人思绪万千”,形容电影是“很纯粹的影像作品,构图讲究,光影讲究,苍茫感像藏版《东邪西毒》”。现场更有影迷送上哈达表达对导演的喜爱之情,力荐电影《撞死了一只羊》。

万玛才旦导演

深圳观众力挺《撞死了一只羊》赞电影“令人思绪万千”

今日导演来到深圳,在87分钟意犹未尽地观影后,万玛导演如约现身,他首先感谢深圳的观众们抽出周末宝贵的时间来观看《撞死了一只羊》,观众们则以更热烈的掌声进行回应,并与导演真诚分享自己观后的所思所想。现场还有影迷献上哈达表示支持导演和《撞死了一只羊》,还有演员力挺导演,称电影“回味无穷,上映后会再看一次”。

对于电影,有资深影迷提出《撞死了一只羊》的文本很复杂,镜像语言也很多,里面充满着魔幻色彩和荒诞元素,似乎和导演以往的创作有所不同。对此,导演解答说这部影片确实有不同之处,尤其是该片侧重写意,但是与自己一贯的创作风格还是紧密联系。因为这部电影是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和自己的同名小说融合改编而成的,改编的基础在于这两部小说都有关于救赎、放下、解脱等精神内核,因此这部电影中还是有自己很多创作的心血和思想。

映后现场

也有观众称电影“从镜头里能看到绵延不断的深意”“令人思绪万千”,尤其是“羊”所承载的意象特别丰富,好奇导演对“羊”的独特解读。导演表示“羊”并没有那么多的所指意味,更多的是代表一种生命。从羊这里也可以显露出司机金巴所有的思维、行动背后也是有这样的一种“仁慈”、“善良”的逻辑在支撑。此外,通过“羊”也想呈现生活中的荒诞感,比如司机金巴撞死了羊固执地要超度羊,这涉及的是信仰层面,但超度完后又买了羊肉去会情人,这则是世俗的一面。两相对比,荒诞感就更强烈。听完导演的解读,现场观众恍然大悟,感慨导演精心的设置。

“视觉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 观众:要去体验一场海拔5500米的梦

电影虚实结合的叙事、多重意味的故事引起观众极大的兴趣,圈粉一众观众。不少观众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进行丰富多样的解读,有观众坦言“司机与杀手的互文,梦境与现实的互文,都藏着导演的心思”。更有观众认为该片“是一个安静又寒风喧嚣的故事”“更好地发挥了藏域风情中人本身的内心焦灼与释然”。对于这些解读,万玛导演表示感谢观众对电影的认可和探讨,也让他十分满足。

万玛才旦与观众合影

观众除了对故事的极高肯定之外,对电影的摄影、画面、音乐等都十分认可。有观众称赞电影给人带来“视觉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表示电影“构图极其精妙”,尤其是“茶馆回忆和窗外白雪构图真是美到哭泣”。画面方面则有观众认为,“充满颗粒感的画面非常风格化”,“视觉冲击力超乎想象”,“散发出特有的写实的魔幻感”。此外,观众对于电影配乐也赞不绝口,赞叹配乐“荒诞但又合理”,“根本找不出音乐与画面的隔阂”,二者水乳相融,“让人在平静中思考万千”。甚至还有观众看完电影笃定地表示“一定要去体验一场海拔5500米的梦”。

电影《撞死了一只羊》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执导,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上映,将于4月26日上映。

《复仇者联盟4》这个巨无霸将在4月24日登陆内地院线,很多电影纷纷避让,以免成为票房炮灰。不过,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仍然会在4月26日上映,并由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进行专线放映。对爆米花大片不感兴趣的观众,终于有了别的选择。前日,《撞死了一只羊》在广州举行提前观影,导演万玛才旦到场与影迷分享幕后故事。

万玛才旦一直是国际电影节的宠儿,《撞死了一只羊》也获得了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剧本奖。这是一个关于轮回与放下的寓言故事:司机金巴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决意超度此羊;杀手金巴即将找到杀父仇人,准备报仇雪恨。阴差阳错,杀手金巴搭上了司机金巴的卡车。两个叫金巴的男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

两部小说糅合而成,歌曲强化超现实感

电影剧本由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糅合而成。电影虽然只有86分钟,但是大量的意象足以引发观众不同的解读:4:3的画幅、两个金巴的关系、藏语版歌曲《我的太阳》、司机金巴几乎从不摘下的墨镜导演也给出了他的解读。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反复出现了来自意大利的歌曲《我的太阳》,为什么用这首歌贯穿全片?

万玛才旦:很早以前,我在高原行走的时候听到有车里在放这首歌的藏语版本,当时觉得很荒诞、很奇妙,当我写剧本的时候又想起了,这首歌可以给剧情带来荒诞的效果。电影里一直放的都是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到结尾进入司机金巴的梦境,歌曲变成了意大利语,更强化了那种超现实的感觉。歌曲也跟剧情有关:司机金巴最开始唱这首歌的时候,可以看到卡车里的吊饰是他女儿的照片;他跟杀手谈话时,也有提到他的女儿,女儿就是司机金巴的太阳。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的结局中,杀手金巴没有杀掉仇人,司机金巴则在梦中帮杀手金巴完成了复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万玛才旦:关于康巴人复仇的故事有很多,小说原作使用了梦境来处理复仇这件事,很特别,这正是吸引我改编为电影的其中一个原因。藏语里,金巴有施舍的意思。如果没有杀掉仇人这个行为,金巴不可能真正放下。因为康巴人的文化是必须完成复仇,传统是一直延续的,所以我把这个举动安排在梦境里发生。我想表达的其实是个体的觉醒,包括最后金巴醒来,看到头顶飞机飞过,也是一个进入文明时代的象征。

羊城晚报:影迷之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其实是同一个人,你怎么看这个解读?

万玛才旦:电影稍微有这方面的引导吧。小说里其实没有这样的设定,改编的过程中,我们的确希望突出两个人的内在联系,所以把他们的名字都叫做金巴。

与王家卫一拍即合,电影欢迎不同解读

王家卫的泽东影业想做一部藏族题材的电影,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项目。正好万玛才旦的《撞死了一只羊》立项,便一拍即合。王家卫+万玛才旦,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撞死了一只羊》一改万玛才旦过往电影作品的写实风格,故事虚幻成分更重、对色彩的运用更加大胆。有人形容这是藏版《东邪西毒》,万玛才旦听完后笑了笑:你可以这样联想,这是每个人的自由。

羊城晚报:王家卫担任本片监制,他给电影提供了怎样的帮助?

万玛才旦:首先是创作层面的监督。从剧本创作到后期,我们都会做充分的讨论。此外就是在技术层面上,他提供了很多资源,跟他合作过的张叔平、杜笃之、林强等主创的加入,确实为电影带来很多好处。

羊城晚报:看完电影之后,会觉得跟你以往的风格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在色彩运用上甚至有点王家卫的感觉。

万玛才旦:的确跟我以前的电影会有一个反差。以前比较写实,这次多了写意的东西,(电影风格转变)跟文本有关系,我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风格去呈现这个故事。形式上有转变,但不是刻意的。其实这个文本和叙事方式,反而是我比较熟悉的,在我的小说里,这样的东西有很多。所以这部电影更像是我小说创作风格的一个延续。

羊城晚报:电影根据两篇短篇小说改编而来,你怎么看待影像文本和文学文本之间的关系?

万玛才旦:有些小说天然适合改编为电影,有些则不然。从文字到影像,需要一个转化的过程。比如电影中司机金巴的墨镜,在文学里其实没那么重要;但在电影里,墨镜作为金巴内心的外化状态就非常关键了。他一直不肯摘下墨镜,直到最后,他才取下墨镜、露出笑容。电影用一个道具就可以实现人物状态的转变,不用讲太多。

选择艺术联盟放映,希望电影找到观众

《撞死了一只羊》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可可西里高原取景,自然条件十分严峻,万玛才旦又对影像的要求十分高。高原反应和高强度的工作,成为了拍摄期内最大的困难:身为青海人的万玛才旦不幸中招出现高原反应,
有工作人员开工两三小时之后就因为剧烈反应送去抢救。

羊城晚报:演员们最让你感动的地方是什么?

万玛才旦:比如主演金巴,他其实也在做场务的事。我们剧组人比较少,结束拍摄之后,演员都过来帮忙收拾东西。饰演杀手金巴的演员(更登彭措),我们需要拍他手部的特写,因为他是长期在城市里生活的,为了让手有那种(饱经风霜的)质感,他每天早上都把手放到冰水里,反复拿出来、再放进去。

羊城晚报:除了高原反应,拍摄还遇到了什么难关?

万玛才旦:我们必须很仔细。比如,我们先拍了司机金巴在茶馆的戏,拍照留存;两三天之后再拍杀手在茶馆的戏,我们就要去对比,景别、气氛等必须跟拍司机金巴那天一模一样,不然就达不到两个金巴互为镜像的效果。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原定全国放映,后来改成了艺术联盟专线放映。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万玛才旦:我们希望通过艺术联盟这个渠道找到电影应有的观众,能够有一个持续性的、有针对性的放映,让电影找到需要的观众,让观众找到需要的电影。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