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片小小启示录,爱之线索永恒贯穿

中国电影从宁浩开始喊类型片也有好几年了,但能拿出手的电影却没几部。制作山寨敷衍,剧作空洞浮夸,宣传手段更是恶劣——诸如的评论可以在许多文章里见到。我非常认同宁浩“中低成本类型片才是中国电影的出路”这个观点,撇去审查制度不说,我们要做的也许只是像韩国那样巧妙地利用学习好莱坞这个永远蓬发的金库。
我想《边境风云》在最基本的创作方向上和同为小马奔腾的宁浩想法是一致的。“边境风云”是商业化的取名,主演也打着市场票房的牌,这个原则还体现在摄影剪辑光线等等具体的细节制作上。不禁想起刚下画不久的《人山人海》,同样有商业类型的题材,但后者选择了威尼斯的口味。这当然是蔡尚君的艺术自由——但如果没有小贾的彻底和才华,也没有李杨的深刻狠劲,建议还是拍个扎实富有一点观赏性的片吧。让观众在电影院折腾一个半小时事小,失去观众对国产片的信心才是更糟糕的。
《边境》这一步迈得不错,我相信最后的票房应该不会很难看。看完后回想,拙劣觉得这部电影对中国类型片还是有小小的启示作用。

由新锐导演程耳导演,宁浩监制的电影《边境风云》是一部极具个人风格的犯罪、情感题材电影。阴郁的色调,沉寂缓慢的节奏,萧条凄惶的场景一开始便代入感十足的将观众抛进一个叫做“边境”的冷然淡漠之中。导演采用分章叙事方式,剧情推进的同时又分别采用倒叙、插叙等叙述手法,让一部涉及到贩毒、凶杀、枪战、畸恋等略显重口味的商业电影,更多文艺片气味,就观影体验而言不难感知导演对于充满新意的类型片执着的实验性尝试。

一部电影的好坏是从出品方和创作者的商谈开始决定的。如果电影项目的制定不够明确或者拍摄时出品方和创作方出现分歧又没能协调,那这部电影多半先天不足。有了名气的导演自立门户都是出自这个原因。记得彭浩翔拿着《买凶拍人》的剧本和老板谈投资时,肥彭就很聪明地举了《江湖告急》(2000年林超贤导演,时票房挺好)的例子而成功拿得资金。当然找煤老板或者房地产大亨则另当别论。作为门外汉,我不清楚电影制作资金的运作方式,但和出品方协调出“游戏规则”对顺利拍摄无疑是必要的前提。
而在具体创作上,《边境风云》也还是有许多值得学习的。《边境》的叙事故意采用了省略,比如杨坤绑架、警匪对决、贩毒逃跑等等。这些类型化商业化的元素本是重头戏,可在《边境》里被最大程度略去和简化,一个明显的好处就是,省钱!但这钱省得聪明,因为整个电影的氛围被控制在静谧和微微的张力中,啪啪的枪声和拳脚功夫无疑会损害这种氛围。
因为有警匪和贩毒题材,边境的概念被模糊化了。电影唯一出现的具体名字“勐秀车站”相信没几人会当真地儿。贩毒的都合乎逻辑死去,还升华了剧情。——这些都是剧作上和审查的完美契合。

对一部犯罪题材电影,弱化犯罪过程和案件侦破经过,警匪的正面交锋并没占电影的主导地位,反而是更多人与人情感问题被展示出来,供人揣摩和探讨。对于那个颇显陌生的边境上不同男人们在外界境遇和内线感情线索纷乱复杂状态下,很多无声长镜头和缓慢的人物、景物特写,闪回及留白来的画面刻画他们的心理和情绪。

电影当然还是有瑕疵的:被杨坤绑架的女生那条线显得多余,王珞丹还是在演电视剧,倒叙手法泛滥……
国产电影进步得很慢,但摸索滚打的作品也挺有趣!

片中四个形象鲜明的男人各有特点又分别代表了四种截然不同的情感类型。孙红雷和王珞丹之间的爱情从初始的挟持、绑架到后来结为夫妻、生死相依,这很明显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清晰再现,穿白衣黑裙素颜回到父亲面前的小安,带来自己已经和挟持她的毒枭结为夫妻的消息,从人质到人妻对于失去女儿多年的父亲怎么不是一种情感上的打击!电影对人性及情感的深层探究或可追溯到被奉为经典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马蒂尔达怀抱着绿色植物跟里昂流浪,萝莉和大叔之间莫名产生的恋情,突兀且深刻。让冷血毒枭彻底改变的是爱情还是心底的良知?

与孙红雷身份相似情感世界截然相反的是杨坤扮演的冷血杀手,不动声色杀人,残忍处决一条不相干的狗,用保鲜膜蒙住陌生女孩口鼻意图使其窒息死亡,他完全是残忍无情的代名词,从他的世界看去根本没有所谓的感情字眼。电影中的杨坤抛却歌手身份,将一个亡命凶徒演绎的形象生动。当然化身当火娱乐节目评委,以三十二场演唱会享誉荧屏的杨坤,在电影里的表现究竟如何必为观众设下悬念,也留下不小期待。

老戏骨倪大红和张默除了串联剧情之外,更肩负着亲情线索的铺展,倪大红与女儿之间的感情,从中年失去到老年重逢,导演在处理父女之情上采用的是无声的眼神交流,台词少之又少,却在两人之间洋溢着亲密的亲情。张默饰演的警察除了敏锐的侦查能力之外,与拧巴妹妹看似毫不和睦的关系也依靠各种细节,展露出兄妹之间无限温暖之情。无论是宿命中悲剧结尾的爱情,还是足以抵御时间和厄运的亲情在人生轨迹中都让人无法不感动。

电影中的一个细节让人久久难以平息心绪,毒枭出资为孩子们盖了校舍,却因为施工者偷工减料而坍塌,牵扯无辜的孩子死亡,毒枭愤恨之情难于平复,乱枪将施工者打到稀烂。这一细节是年轻导演对隐晦现实题材的触及,同时也体现其深切悲悯的人文关怀精神。电影以犯罪剧情为壳,内里深藏的却是爱情、亲情的核。它不遗余力试图证明,人之生命有尽时,爱却是永恒。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