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明确大数据监管机构,大数据大发展还要迈几道坎

国务院日前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大数据产业迎来新机遇

北京9月20日 –
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近日撰文指出,一些金融科技巨头凭借其在互联网领域的固有优势,掌握了大量数据,客观上可能会产生数据垄断,政府和企业也面临数据孤岛难题;要明确大数据、特别是金融大数据的监管机构,界定其职能范围并赋予其足够的监管权力。

大数据大发展,还要迈几道坎

“清华金融评论”官方公众号刊登其署名文章并称,要打破数据垄断,对大数据进行分级管理;并推动大数据标准化,使政府信息和不同行业之间的数据可以交互式使用,打破信息共享过程中面临的技术壁垒。

大数据价值大,机构和企业积极布局

“一些金融科技巨头凭借其在互联网领域的固有优势,掌握了核心的信用数据资源。”文章称。

谁能从海量数据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信息加以应用,谁就能赢得发展机遇,大数据因此拥有巨大的价值。比如,借助大数据,商家能精准分析出客户的消费习惯、偏好、潜力等,从而锁定目标用户,进行精准营销,提升经营效率。

文章并指出,有的机构掌握电商交易数据和金融数据,有的机构掌握集团的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金融数据,有的机构则依托大股东掌握大量线下交易数据,还通过合作的方式掌握了合作企业的数据。由于缺乏分享的激励机制,导致与征信的共享理念存在冲突。

对此,在某软件公司从事智能医疗产品开发工作的刘丹深有感触。公司生产的产品,通过分析收集到的数据,为用户提供健康建议。借助大数据,产品更先进了,提供的服务更好了,也更好卖了。

同时,政府和企业都面临数据孤岛难题。大数据时代,数据已经成为核心资源,企业出于保护商业机密或者节约数据整理成本的考虑而不愿意共享自身数据,一些政府部门也缺乏数据公开的动力。数据孤岛现象的存在,将导致大数据信用评估模型采用的数据维度和算法的不同,大数据征信模型的公信力和可比性容易遭到质疑。

大数据价值大,相关机构和企业积极布局,以求抢占发展制高点,大数据产业日益壮大。据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发布的《2015年中国大数据交易白皮书》显示,2014年中国大数据市场规模达到767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8000亿元。

数据安全方面,大数据的获取大致有四种方法:自有平台积累、通过交易或合作获取、通过技术手段获取、用户自己提交的数据等。

为促进大数据产业发展,国务院日前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大数据产业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认为,大数据产业加快发展将带来更大的裂变效应。“在‘大智云移’(大数据、智能化、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的分析和挖掘将助推移动互联网走向深入,使软硬件更加智能化,带动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和工业由大变强。”邬贺铨说。

“但是由于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尚不健全,数据交易存在许多不规范的地方,甚至出现数据非法交易和盗取信息的现象,大数据来源复杂多样加大了用户隐私泄露的风险。”文章称。

加强互联开放共享,破除数据孤岛

究其原因,一方面,中国金融大数据行业的发展乃至Fintech行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互联网应用场景的发展,而大数据从互联网应用场景向金融领域的转移往往发生在一些金融科技企业的集团内部,这个过程缺乏监管和规范,可能会侵犯到用户的知情权、选择权和隐私权。

不过,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大数据产业要实现大发展,还面临不少制约,数据孤岛首当其冲。

另一方面,应用数据存在多重交易和多方接入的可能性,隐私数据保护的边界不清晰;同时,技术手段的加入,加大了信息获取的隐蔽性,一旦出现隐私泄露纠纷,用户将面临取证难、诉讼难的问题。此外,大数据采集数据的标准不一,用户的知情权、隐私权可能受到侵犯。

大数据之所以价值大,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它涵盖多方面相关联的数据信息,因此,数据的互联互通极其重要。可现实中,由于数据分散在不同企业、部门等采集主体,公开共享不够,数据的电子化及采集程度也有较大差别,数据孤岛众多,造成客观精确的分析很难得出。

“可见,在大数据环境下,个人数据应用的隐私保护是一个复杂的消费者权益保护问题,涉及到道德、法律、技术等诸多领域。”文章表示。

记者采访的企业和机构都反映,现实中数据的物理隔离,已成为阻碍大数据大规模应用的重要因素。刘丹就告诉记者,虽然公司产品能帮助用户实时记录血压、血糖等生理数据,借助后台大数据分析还能给出健康建议,但由于缺乏客户的问诊信息,软件给出的建议有时并不太靠谱,可问诊数据在医疗机构,对外共享公开面临重重困难。

对此,孙国峰建议,一方面,通过建立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制度体系,使大数据产业在数据采集、加工整合以及使用等多个环节能够依法合规的发展。

为此,《纲要》指出,要加强公共数据的互联开放共享,加快政府信息平台整合,消除信息孤岛,推进数据资源向社会开放。这些破除数据孤岛的顶层设计,有望激活大数据产业发展潜力,使其成为经济增长的强力新引擎。

包括保护好大数据主体的权利,如数据主体的知情权、选择权、访问权、个人数据可携权等;并对数据控制者处理数据的行为边界进行严格的界定,数据控制者必须依法合规地进行数据处理,规范从互联网应用场景向金融领域的大数据转移。

完善法制和问责机制,切实加强信息隐私保护

另一方面,需要加快信息共享机制建设。在大数据分级管理方面,将政府掌握的大数据界定为公共品,依法合规向社会开放分享;将机构掌握的涉及到公共利益的大数据界定为准公共品,持有这类大数据的机构必须在保护好个人隐私等条件下分享其数据。

如同硬币的两面,在推动数据开放共享的同时,也要注意隐私保护。

同时,将主要涉及到商业利益的大数据界定为非公共品,对这类大数据也要推动其在合法使用的范围内进行交易。
(发稿 马蓉;审校 林高丽)

信息化时代,公众难免要牺牲个人信息以获取某种便利,有些甚至是不自觉行为。比如,你只要浏览了电子购物网站,你的身份、喜好等信息就会被获知。日常生活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数据贡献者”。

“大数据的应用是把双刃剑。”邬贺铨说,“因此,要十分注重保护个人的数据信息,防止被不法利用。”

然而,当前我国与个人信息隐私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比如,刑法的“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并不包含由于疏于防范或者网络漏洞等问题造成的信息泄露,一些人很容易借此来逃脱追责。

业界专家表示,有必要制定与个人隐私和政府保密数据采集、使用和保护相关的基础性法律,消除人们后顾之忧。刘丹觉得,法律应当规定,商业机构收集用户数据,必须首先向用户说明用途,并且严格限制使用范围,同时应该建立健全信息安全泄露的问责机制,倒逼有关责任主体切实加强保护。

专家特别强调,政府、公共机构存储着海量、有价值、敏感的数据信息,在公开共享之前,有必要制定专门的信息数据公开法,明确公开数据的条件、规范和保障,最大程度控制风险。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