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娘为什么嫁给磨镜少年了咩,天气微凉的时候

图片 5

你下午或傍晚进电影院去,看完《聂隐娘》出来,天已经黑了,看着身边稀落的同侪,听着散场时咒骂的声音,耳畔回响着片尾曲的旋律,一阵晚风吹来,身子一爽,满满的都是惬意。

看完电影后,又没人和我一样疑惑,中间出现的那个年轻人是干嘛的?为了弄清这个人的身份,我做了以下八卦:
        北京秋意正浓,正好看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开篇云:“秋天是傍晚最好的。夕阳很辉煌的照着,到了很接近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便3只一起,4只或2只一起的飞着。这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的飞去,随后变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没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也都是很有意思的。”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电影《刺客聂隐娘》。

这是看电影的好时节,遇到《聂隐娘》,也是。

图片 1

终于看到了一部货真价实的艺术片。领教过不少解读,有说隐喻台湾现实和历史,有说阐发武学精妙,有说参悟佛法禅机,还有的说聂隐娘就是东方蒙娜丽莎……谁都对,艺术片就是应该被解读的,怎么解读都不过度,某种意义上,这甚至是衡量艺术片“真伪”的不二法门。“伪艺术片”,稍微解读点新东西,就牵强附会了,断不像《聂隐娘》,真正的艺术片,都在酒里,又都不在酒里。当然,意义产制与作品本身是个复杂的关系,根子上大约是个解释学问题,我一直以《诠释与过度诠释》一书为圭臬,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为了将盛唐气象渲染到极致,侯孝贤特意去日本取景。山野、风声、流水、薄雾、麦穗等,影片中大量使用长镜头来构建自然主义摄影下气韵蕴藉的的东方画卷,外景极具山水画气质,内景构图的色彩光影也勾勒出盛美的唐代风韵。

从“气韵剪接法”到“云块剪接法”,侯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反商业。这里用了“艺术片”这个词,没办法,日常语言简单粗暴,但也好用。著名逗比网站知乎上还曾一本正经的做过“文艺片”“艺术片”的名词解释,真的无话可说。当然,影史上还真有“文艺片”的大范围用法,但不在本文指称《聂隐娘》的语境里,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图片 2

画幅变了,色彩变了,粗糙颗粒感也出现,片方解释了不是技术故障。“(当代)艺术就是瞎搞”,怎么玩,都能解读找补。我觉得吧,一个主要原因是拍了七、八年,除了折腾统筹场记,就是在技术标准日新月异的当下很难保证制式的同一性,不过放在影片整体的意境中非常好,也就无需计较。一定要匠心独运的解释一番,侯爷自己说过一嘴,别的,也就别提了。当然,当代\后现代艺术的界限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其与电影的关系亦纷繁复杂,我只是讲个大概意思,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虽然风景气韵俱佳,但寥寥的对白,极简的叙事也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看完电影后找到了《刺客聂隐娘》的剧本,大体剧情如下:
        安史之乱后,藩镇林立,派系迭起,在四分五裂的乱象下李氏帝国勉强维持着不堪一击的和平与威信。“河朔三镇”之一的魏博节度使田季安野心初露,自幼被公主道姑带到上山修炼剑法的聂隐娘奉师命杀掉与朝廷作对的田季安。但最终聂隐娘为了保全大局,放弃暗杀计划,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而在电影呈现在屏幕上模糊的叙事后的剧本上对神秘的磨镜少年有这样的一个描述:磨镜少年的父亲是遣唐船上的工匠,出船时遇到了风暴,后来父亲获救,等到来年船修好后派儿子顶替。不料儿子又遇上风暴,被石隽扮演的老者所救。后来磨镜少年正好救到聂隐娘的父亲,聂父跟着磨镜少年从新罗去日本。
在电影中聂隐娘对田季安的感情太过深沉隐忍,以至于后半部磨镜少年的出场有些奇怪和多余。电影中这个略显鸡肋,却又占很多成分的篇幅的角色,在唐传奇《聂隐娘》中也很值得探究。
因为电影强调重心而删繁就简的原则,在唐传奇《聂隐娘》中,这个故事呈现另一番不同的情景:
聂隐娘为魏博大将聂锋之女,在其十岁时被“乞食尼”掳去,教以剑术,能白日刺人,人莫能见,五年后被送归其家。聂隐娘每日夜出昼回,其父母也不敢问缘由。一日,隐娘带回一个磨镜少年,说“这个人可以作为我的丈夫”。磨镜少年除了磨镜外什么都不会,聂隐娘的父亲便为他们提供优渥的生活,但是不久后隐娘的父亲就死了。魏博主帅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不和,魏博主帅看中了隐娘的能力,希望隐娘帮助自己完成大业,欲令隐娘暗杀刘昌裔。隐娘却转而投刘。魏帅另派杀手空空儿前往暗杀,隐娘又以法术破之。后来刘昌裔入觐,聂隐娘告别而去。
文本对于磨镜少年也笔墨甚约:
“忽值磨镜少年及门,女曰:‘此人可与我夫。’白父,父不敢不从,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镜,余无他能。……至门,遇有鹊前噪,丈夫以弓弹之,不中,妻夺夫弹,一丸而毙鹊者……自元和八年,刘自许入觐,隐娘不愿从焉。云:‘自此寻山水访至人。但乞一虚给与其夫。’刘如约,后渐不知所之。”

《聂隐娘》片名是《刺客聂隐娘》,武侠是不是?是嘛,《千古文人侠客梦》里,把唐传奇视为武侠的重要渊薮。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里说:“迨裴铏著书,径称《传奇》……聂隐娘胜妙手空空儿事即出此书”,百度百科里也说《聂隐娘》篇是裴铏作,不过现在学界又开始倾向作者是袁郊,这个不去管他。反正是晚唐,朝廷以招抚平息安史之乱,也埋下了藩镇割据的祸根。当然,电影故事与具体的史实考证不能等同,与唐传奇原作也有区别,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图片 3

舒淇说电影《聂隐娘》是“爱情、打架和一个孤独的女子”,我以为,说的甚好。朱天文说《聂隐娘》这种电影要以莫大的善意待之,感同身受。现代社会就是躁,动不动就要燥起来,有心情去看《聂隐娘》,光影变幻刹那间,一片云,一缕光,一道阴影照在猪肉上(这是个侯爷的典故,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非常有意思,比燥起来的东西有意思,当然我也觉得《疯狂麦克斯》有意思,但没有《聂隐娘》有意思,具体两片的对比,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48个字完成了聂隐娘与磨镜少年从相见到婚后的整个过程,134个字便讲完了磨镜少年的全部故事。看完传奇《聂隐娘》后对磨镜少年的好奇不减反而疑问加剧:出生于武将世家、本领过人、能杀人无无形的聂隐娘,在挑选夫婿时,既没有选世家子弟,也没有选少年侠士,偏偏一个“但能淬镜,余无他能”的入了隐娘的眼?
这个问题要从作者开始探究。
对于《聂隐娘》的作者问题一向众说纷纭,有学者认为是袁郊的作品,因为《聂隐娘》与唐传奇《红线女》的背景和思想出奇一致,也是在藩镇林立之际,魏博主帅田承嗣意欲吞并潞州,潞州节度使薛嵩的侍女红线女主动请缨,一更出发五更即返,盗回了田承嗣床头上的盒子,薛嵩再派人送回去,用看似文质彬彬礼仪周到的方式向对方打了招呼,实则冷暴力威胁: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次拿的是盒子,下次要的就是你的首级了!
另一被认为可能性较大的作者是裴铏,这一说法支持者最多,也得到较多理论支持。默认作为为裴铏的条件下看聂隐娘与磨镜少年,便有很多有意思的猜想。
现实中的裴铏简直就像文中的磨镜少年一般,留下可供查证的资料寥寥无几,事迹亦不见史传。《云笈七签》卷88载《道生旨》,题神谷子裴铏述,首云:“钟陵郡之西山有洪崖坛焉,坛侧有楼真子杨君,知余有道,诣予,请述道生之宗旨。”裴铏曾经修道于洪州西山,道号谷神子。在裴铏所生活的唐代,文人整体的生命意识都很强烈,除了政治上积极进取,要求建功立业以外,道教成为大多文人生命价值的寄托所在。自东汉道教创立以来,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发展,并经过与佛教的相互斗争融合,已具备一定规模。唐朝开国之初,李唐皇室为了打击魏晋南北朝沿袭下来的士族门阀制度,抬高皇室的门第,便宣称李姓的“李”为道教始祖太上老君李聃之“李”,实际身份为神仙的后代。因此唐高宗李渊定道教为皇家宗教,唐代李朝帝王都尊崇道教,道教便抬升为“国教”的地位。裴铏在这样的影响下,对道教极为崇信,他的道教情怀反映在作品《传奇》中,涉及道教神仙主题的内容占据整个文本近三分之二,对于道教教徒形象也基本是正面的刻画。
丝绸之路开通后,佛教传入中国,佛道渐渐融合,也促生了中国仙女、剑侠文化的发展。敦煌文书《佛图澄所化经》名为佛经,内容上其实有很多道教色彩,使用大量道教用语,如“急急如律令”、“泰山”等。这本书对于当时社会也同样有很大影响。在《聂隐娘》中有所反映。书中传教的主角佛图澄,能出口预言将要发生的事情,提出警告让人们注意防备。而隐娘预测到精精儿、空空儿要来报仇,早早提醒刘昌裔做好准备。传说佛图澄胸上有个大洞,通向腹部,可以看到内脏。平时用帛塞住,晚上读经时将帛取掉,光照一室。到了斋日,佛图澄会在河边,将肠掏出来用清水洗净。而聂隐娘在归家前,师父“乞食尼”为她打开后脑,把匕首藏进去,需要时就抽出来,佛图澄与聂隐娘两人手段极为相似,裴铏在描绘这些神仙世界、仙丹法术时花了大量的笔墨。在《传奇》中,反复提到经书《老子》、《庄子》、《黄庭》、《演参同契》等,丹药有绛雪丹、龙虎丹、琼英丹以及柏子、松脂和修真之法。
《聂隐娘》中,隐娘最初学艺时,道姑给了她一粒丹药,隐娘便渐渐觉得身轻如燕。后来转投刘昌裔后,给了刘昌裔一粒丹药以保他一年平安。提及炼丹服药这种道教鲜明特征终于可以放开脑洞,把男主磨镜少年请出来了。

片尾曲Rohan是法国乐团Bagad Men Ha
Tan和非洲鼓手合作的产物,Bagad就是乐团的意思,这曲收在专辑Dakar里,Dakar是塞内加尔的首都,也是鼓手的家乡。Rohan衬托在聂隐娘和磨镜少年的背影里,一边出字幕一边被我听出了唐风古韵。我想,这跟唐帝国的世界影响力是有关的,陈寅恪说唐帝国由“关陇集团”建立,胡风劲吹,民族融合,皇帝是天可汗,田季安在电影里看胡舞娶胡姬,长安那时候黑人比现在的广州还多,一个世界帝国,配世界音乐都无违和感。不过这曲子又让我想起月隐云后(Tmlhbac)那种中古民谣的感觉,可能在古代社会,大家都有共通性,又或者因为,现代社会真的变成施特劳斯意义上的“普遍均质国家”了,趋同化严重,一听异域风味古典色彩,就觉得迥异于耳前,当然,古今之争的问题,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图片 4

还打了鼓,因为音乐少,好多环境声,鸟,风过林梢,一些虫鸣,然后就有鼓。很迷恋那些鼓声,古筝(古琴?)也好,古筝是中国的,鼓说不好。原初音乐都用鼓,鼓通灵,巫傩萨满都打手鼓,有点Rohan里鼓的意思,所以《聂隐娘》里的鼓声就显得通灵,有天籁的意思。以前课本里有篇陆定一写的课文,他躺在野外(好像是长征),“耳朵里有不可捉摸的声响,极远的又是极近的,极洪大的又是极细切的,象春蚕在咀嚼桑叶,象野马在平原上奔驰,象山泉在呜咽,象波涛在澎湃”。《聂隐娘》里的鼓声和其它声效,就给我这个赶脚,很玄妙,让你觉得很渺小。当然,鼓在原始音乐里的具体作用我未加考证,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说磨镜少年,便要先聊一聊镜子。在《抱朴子》里曾提到过镜子的神奇之处:道士入山以明镜九寸以上者背之,则邪魅不敢靠近,道士就为了借助其神奇力量进行修炼。道教对于镜子有着特殊的感情,甚至衍生出“镜道”一词。而对于磨镜的记载也很早,在汉朝子书《淮南子》中记载:“明镜之始下型,朦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旃,鬓眉微毫可得而查。”说的就是汉代人在铜镜铸造成型后,用羊毛刷蘸着锡或铅磨制镜子,来使捅进清晰鉴人。专业的磨镜人需要大量的铅或锡,而这些东西普通人获取,却是炼丹方士必备材料。由此推测,聂隐娘嫁予磨镜少年,或许是道教之人对原料的需求和天生对于镜子的好感?
身怀“异术”的冷面少女怎么会突然嫁给只会磨镜,连鸟都打不准的傻小子呢?从文本后半部的叙述看,磨镜少年与聂隐娘一样,都可以操控纸驴,可以推测,少年其实对于道教也是有一定了解和掌握。聂隐娘倾心于磨镜少年,也许正是因为两人对于道教的共同追求。若干年后,刘纵碰到聂隐娘,发现她容颜未改,这时的聂隐娘是否已是位得道高人?
既然脑洞已开,那就顺着再看看中国一水儿下来的这些侠客,只有唐传奇中的侠客有种超脱世俗的文人气,不像先秦刺客们,动不动慷慨激昂,以死相报。他们平时大多深藏不露,做侍女的做侍女,当仆人的当仆人,或者闲逛于民间,将“大隐隐于市”做到了极致,但一旦主角需要,便立即现身显神通。侠客的义气中夹杂着文人的温柔敦厚。但纵观唐传奇中女侠们选择夫婿的方式,也着实随意了些。《集异传》中的贾人妻,在路上走着,偶遇一名叫王立的男子,随即接受王立的情谊,两人结为夫妻。《太平广记》中的崔慎思妾,相中避难而借宿她家的崔慎思,当崔慎思要娶她为妻时依然拒绝,却心甘情愿做起妾来。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荆十三娘,她在苏州为亡夫做大详斋行法事时,因爱慕赵中行,不顾守节的传统礼法随意中人一同离开。
这样看下来,剑侠们的婚恋观其实随意而淡薄,那么聂隐娘突然而迅速的嫁给磨镜少年也不难理解了。
后来历代小说家们对于聂隐娘的爱情故事也是颇多遐想。就近来讲,梁羽生在《龙凤宝钗缘》中写聂隐娘初恋男友牟世杰,牟世杰为大名鼎鼎的虬髯客的曾徒孙,但却是个极有野心的人,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后还不满意,策划造反当皇帝,为了铺平事业上的道路,借史思明之女史朝英手中三万大军完成霸业,毅然抛弃聂隐娘。情伤之后的聂隐娘明白了炫目灿烂的爱情啊,其实是一裘华美的袍子,背后爬满了虱子。于是接受了默默爱着她,但却有些平凡的方辟符,拥有了绚烂归于平淡的爱情。

风笛、双簧和鼓,胡旋舞有什么用不上?有网友说是唢呐,也对,布列塔尼唢呐嘛。这些响动,古意十足。古很难,不是鼓就有古意,你看《爆裂鼓手》,意思反的。《聂隐娘》真的拍出了古意,那种古人的情境,古人的念想,古人的嗔怨。当然,都是假的真古意,电影嘛,对白嘛,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嘛,叙述历史而已,古也是白话出来的古,不能僵化理解,至于电影艺术之古意与历史“真实”古意的辨析,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图片 5

原作里聂隐娘是被女尼掳走训养,电影里是道姑。唐皇崇道,老李家,通道教神仙,附会总免不了的。唐代道姑很神奇,譬如鱼玄机,斋藤茂写《文人与妓女》,讲到唐朝,说很多道姑都有皮肉生意,嗯,这不是说电影里的道姑,而是说,道姑在唐朝,很有奥妙,公主当得,妓女也当得——或者反过来?磨镜少年,妻夫木聪饰演,说点倭语,又说去新罗云云,镜就与道家关系密切。原作里,磨镜少年是隐娘自己选的夫婿,父母莫不敢从,电影里不是那个意思,又大概是那个意思。反正佛道这东西,义理上历来纠结不清,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而侯孝贤则用南朝宋•刘敬叔《异苑》的典故来遐想了聂隐娘的爱情。电影《刺客聂隐娘》中,专门用了一段全屏画幅,让嘉诚公主边抚琴,隐娘边画外音讲述“青鸾舞镜”的故事:
“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
夫人曰: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
电影中磨镜少年的角色出面营救不问正邪,对战中即便处于劣势也能从容应对,表面无招功夫却高深莫测,面对激战还能和小孩天真互动。聂隐娘从少年身上看不穿的世界随着情愫慢慢展开,也许正是在这里,隐娘决定放弃刺杀田季安。
最后再回到文本,隐娘想要归隐,为丈夫向刘昌裔求了一个领俸禄不干活的闲职,冷血无情的形象因为牵挂而变得有血有肉,少了些寡淡,多了些人情。

聂隐娘是孤独,“一个人没有同类”,整部《聂隐娘》都孤独,没看见一个热闹的。跳完胡旋舞算是热闹了一阵,立马就被幻影杀手盯上了,生了悲。纸人做法,这个在唐传奇里很常见,《聂隐娘》原著里更奇,折纸为驴,脑后藏刀(还好保罗·范霍文没看见这个,不然他就会觉得自己的《全面回忆》白拍了),化作蚊虫潜入肠中(堪比大圣归来),隐娘技艺,无所不用其极。编成电影,侯爷还是节制了,人物关系也改了,也多了爱情纠葛,具体改编异同,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为了认真严肃的八卦,以上资料基本真实可靠经过举证。参考文献可见:
[1] 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104-106
[2] 陈平原.千古文人侠客梦[M].北京: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2:153
[3] 陈山.中国武侠史[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2:125
[4]
陈颖.中国英雄侠义小说通史[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8:12.
[5] 程国赋.唐代小说嬗变研究[M].广东: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112
[6] 程毅中.唐代小说史话[ M ].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257
[7]
董上德.中国戏曲小说叙事研究[M].广东: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3
[8]
范晔撰,李贤等注.后汉书(卷八十四)明[M].北京:中华书局,1999:1889-1892
[9] 干宝.搜神记[M].北京:中华书局,1979:125-127
[10] 海上剑痴.仙侠五花剑[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35-48
[11]
韩非著.张觉校注.韩非子校注[M].长沙:岳麓书社,2006:656-660
[12] 加缪.西西弗的神话[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2-3
[13] 老子.道德经[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9
[14] 李昉编.太平广记[M].北京:中华书局,2013:459
[15] 李贺,王琦.李贺诗歌集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125
[16]
刘光责撰.烟霞草堂遗书·太史公自序[M].苏州:思过斋刻本,民国:28-31
[17] 刘叶秋.回忆旧北京[M] .北京: 燕山出版社, 1992:13
[18] 鲁迅.唐宋传奇集[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2:17
[19]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27
[20] 吕熊.女仙外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36-42
[21] 齐森华.中国曲学大辞典[M].浙江: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108
[22]
裘琏.玉湖楼传奇第六种女昆仑[M].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微缩中心,1987:
8-26
[23]
上海书店编.二十五史·史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24-130
[24] 吴淑.异人录[M ].宋元笔记小说大观[ C ].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1 260-
261
[25] 尤侗.西堂乐府[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36-42
[26] 袁康,吴平.越绝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37
[27]
张鸿,来汝缘,王学浩.[道光]昆新两县志[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
[28] 章培恒.女仙外史·前言[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15-16
[29]
卞孝萱.<红线>、<聂隐娘>新探[J].扬州大学学报,1997(2):29-45
[30
刘娜.聂隐娘的文化意义——兼谈聂隐娘形象[J].保山师专学报,2005(6):
43-45
[31] 吕熊及其《女仙外史》新论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 2011.(1):36-39
[32]
王立.重读剑仙聂隐娘——互文性、道教与通俗小说题材母题[J].商丘师范学
院学报,2001(6):36-39
[33]
王汝梅、薛洪勣.初论在韩国新发现的剑侠小说韦十一娘传[J].吉林大学社会
科学学报,1994(3):49-53
[34]
王森林.<红线>与<聂隐娘传>比较研究[J].飞天,2009(11):43-45
[35]
翟婧媛.“王子吹笙”典故源流探析[J].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2013(10):29-45
[36]
赵昊龙.唐代传奇中的女侠形象——读<红线>和<聂隐娘>[J].飞天,1988(8):
20-23
[37]
周承铭.重新评估<聂隐娘>的思想意义[J].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1(5):20-23
[38]
谢佳锦、王志钦.刺客聂隐娘阐释的零度——侯孝贤访谈录[J].中国电影,2015(4):74-81
[39]
张佳伟.从聂隐娘说唐传奇的侠,以及为什么我们想当侠.知乎.附

电影是国外传进来的,基本样式、语法、艺术特性都是西洋的,绝少中国特色,所以《聂隐娘》难得,费穆《小城之春》拍出中国美学特色,《聂隐娘》也是。侯爷说要在大银幕上拍傅抱石(宾哥起的头,侯爷倾向写实而非写意,不是全同意,但影画调性还是傅抱石),我以为拍出来了。画面像国画,这个厉害了,很厉害,比像油画厉害太多,而且有“境界”,王国维说的那个“境界”。有人讲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境界,有点意思。跟前述声音一样,让你觉得很渺小。当然,之前胡金铨也拍过类似的,空山降灵雨,山中有传奇,不过最像的还是《侠女》。《聊斋》与唐传奇,原本,电影,都像,还像黑泽明,当然从侯爷自己的作品序列里也可梳理,不过那太简单了,显不出我的牛逼,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聂隐娘》就是活明白了的人拍的明白电影,这也是真艺术片的重要标准。一步之遥,遥在哪里?道士下山,下了山干嘛?没想明白,就伪了,不算伪吧,至少是萎了。《聂隐娘》就通透,就像《新龙门客栈》里林青霞对着张曼玉说:“那你也得让我看你看得通透一点儿”,《聂隐娘》对着观众,就是这样。澄明,自然通透。艺术片要等,等云到,等风来,等肚子饿,明白人才能等。你去看《聂隐娘》,也是等,等一段时光的结束,等灯光变亮,等Rohan声响起。唉,其实我讲的也不全是这个意思,但是要说清楚就太费笔墨了,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有人说谈论对这片的喜爱会在朋友圈里绝交,何必呢,那是没明白。电影本就是萝卜白菜,以影会友,一个人没有同类,找到都喜欢的人,就有了,多好。好的艺术片就像一段姻缘,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就好了。票房就算了吧,《聂隐娘》对那个东西免疫。不喜欢看,那不管他就是。就像我这篇文章,寻找读者,也是寻找一段姻缘,如果有个美女正好跟我有类似的赶脚,那我会很开心,如果她又胸大,那更好。当然,我不是要约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天气微凉的时候,正是看《聂隐娘》的好时候。不过我说的也不是天气,在此就不赘述了,不然又要叉出一大段去。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