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物加工业与音讯化融入研讨告诉,今世种植业的主要情势与方法

当前,信息技术创新日新月异并与先进制造技术不断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为深入了解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农产品加工业的应用情况,研究促进农产品加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对策措施,推动农产品加工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2016年4-7月,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组织有关单位和专家,先后赴湖北、河南、内蒙古、陕西、新疆、江苏、山东和北京8个省,就农产品加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问题开展专题调研。期间,调研组实地考察了59家农产品加工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和农产品电子商务园区,对农产品加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总体情况及特点、存在的突出问题以及政策的共性需求等进行了全面了解。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1农场规模化生产经营模式
农场是指农业生产单位、生产组织或生产企业,以从事农业生产或畜牧养殖为主,经营各种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采…

一、总体情况

1农场规模化生产经营模式

农产品加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是将现代信息技术及其相关的自动化技术、现代管理方法与农产品加工制造技术相结合,推动农产品加工企业产品开发、生产制造、安全监管、市场销售、客户服务等业务数字化、智能化和网络化的过程。近年来,伴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在产品销售网络化、加工装备自动化、生产制造智能化、企业管理信息化以及利用信息化技术建立质量安全追溯体系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

农场是指农业生产单位、生产组织或生产企业,以从事农业生产或畜牧养殖为主,经营各种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采用“三结合”措施。

产品销售网络化趋势明显,电子商务应用广泛

一是与农场生产结合。在农业机械作业方面,基于GPS、GIS的现代信息技术装备到农场大型农业机械,实现农业机械自动驾驶、施肥、喷药和播种等。在农业灌溉方面,采用农田土壤水分数据采集和智能节水灌溉系统,实现了灌溉的智能化、可控化。在田间管理方面,把遥感、视频等先进技术应用于田间作物生长监测和农业管理系统,实现作物生长动态监测和人工远程精准田间管理。在病虫害及自然灾害防治方面,依托地面自动气象观测站、数字化天气雷达、病虫害数据录入系统及病虫害数据管理测报专家系统,实现病虫害及自然灾害监测与预防的智能化。

从实地走访的8个省情况看,农产品加工企业产品销售普遍利用互联网,开展了多种形式的电子商务交易。江苏省农产品加工企业近六成开展了电子商务业务。陕西省超过40%的农产品加工企业连续两年以上开展电子商务。另根据2015年全国食用类农产品加工企业发展状况问卷调查显示,有47.5%的企业开展了电子商务销售;在尚未开展电子商务销售的企业中,有54.9%的企业正在筹划开展相关业务。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展电子商务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利用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主要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巴巴、京东、微信、1号店、苏宁易购等综合电商平台以及区域性电商平台或行业垂直电商平台。例如,湖北小胡鸭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依托天猫、淘宝、京东、1号店等电商平台开展网络营销,2015年电子商务销售额近1000万元,2016年预计达到2000万元。山东天府集团有限公司入驻阿里巴巴、京东、天猫和1号店等销售“一枝笔”系列饮品及“天鹭”系列冷冻、冻干水果蔬菜、速食汤等产品,特别是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在线洽谈出口业务,2015年电子商务销售额达到2100万元。新疆西尔丹食品有限公司和淘宝、天猫、阿里巴巴、京东、1号店、清真食品网、有赞商城、每天惠、惠民网、各银行商城、民航商城等电商平台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还通过微信平台吸引近5000人的粉丝,建立了三级分销网络,2015年电子商务销售额近1000万元。二是自建电子商务平台。例如,新疆果业集团公司开发建设了集线上交易、物流、金融、信息服务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平台和门户网站——林果网(www.xjlinguo.com),进行新疆农产品B2B、B2C及跨境电子商务交易,实现公司产品“线上+线下”连锁销售。三是委托运营商代理电子商务销售。一些农产品加工企业虽看好电子商务,但受技术、人才和资金限制,对电子商务操作不熟悉,因此委托有经验的运营商代理其产品的电子商务业务。例如,南京农大肉类食品有限公司聘请苏宁易购的专业电商销售团队,帮助其开展电子商务销售。湖北荆州的67家农产品种养及加工企业委托当地的金荆农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代理网上销售业务,金荆农公司是荆州市地区公共品牌“荆州味道”的独家运营商,公司通过建设B2C电子商城、微信商城、手机APP、第三方电商平台旗舰店(天猫、京东、1号点、亚马逊、顺风优选等)、社区连锁店等方式打造了“荆州味道”电子商务平台,帮助本地企业网上销售优质农产品。

二是与农场经营结合。在农场企业化管理方面,通过建立农场总部与下属分场的管理网络和农场的ERP
系统,通过互联网实现农场总部和下属分场之间的采购、管理、财务和生产计划管理等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在农产品质量管理方面,依托物联网等信息技术,按照产业链建立原料、半成品、成品各生产环节的质量追溯系统,可实现对农产品质量的全程追踪。在农产品流通方面,通过建设农产品宣传与电子交易平台,可实现农产品网上销售与交易。

加工装备自动化水平提升,生产效率显着改善

三是与农场资源管理的结合。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土地资源管理系统,实现对土地管理、经营、使用的可视化管理;以地理信息系统为基础,建立林地管理信息系统、森林防火指挥和水利防洪系统,实现对林地管理、森林防火和水利防洪指挥的信息化。

近年来,随着装备制造业自动化水平的提高以及人工成本的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始对加工生产线进行自动化改造,取得良好成效。从调研企业看,大多数农产品加工企业在生产加工环节基本实现自动化,少数大中型企业在拣选、包装、码垛、仓储、配送等环节也广泛应用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例如,河南飞天农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粮食收储及精深加工、淀粉及淀粉糖生产与销售、产品研发于一体的大型企业,企业建设了一条年产15万吨果葡糖浆的自动化生产线,液化、糖化、陶瓷膜过滤、预蒸发、异构、色谱分离、脱色、精制、蒸发、罐装等整个生产环节及加工车间可无人值守,整条生产线仅需管理人员35人,其中15人为质检品控人员。新疆南达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喀什市一家以乳制品和特色林果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农产品加工企业,企业建成了日处理鲜奶300吨的奶粉和液态奶生产线,以及覆盖整个生产流水线的自动化控制系统,实现CIP清洗站、收奶、配料、杀菌、自动成型包装等生产流程的全自动化控制。生产自动化控制采用的变频技术,通过流量、温度的变化,自动调整关键设备的运作,避免设备的无效运转,降低能耗,年节电达10万度以上。鲜活果汁工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果蔬汁、浓缩果汁、果汁果酱、果味粉等产品的台资上市企业,企业配置全自动生产线、UHT杀菌系统及无菌灌装线,可根据客户不同群体需求,为其提供专属配方的产品。使用该套系统和设备,1个配方产品从小试、中试到灌装量产仅需几天时间。山东悦多果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苹果种植、包装和销售的企业,企业建设了一座1.2万吨果品气调库,同时投资500万元引进世界先进的苹果自动分拣生产线,实现从上料、卸垛、分级、包装、码垛、打包,到空箱自动清洗烘干、码垛的全自动化生产。该生产线可通过对苹果颜色、大小、果形、重量的分级筛选进行分级包装销售,大大提高了销售果品的质量,同时大幅节省了人工成本。

高效设施农业是利用人工的设施,创造一种最适合作物生长需要的条件,或人工模拟作物生长的自然环境以实现人工控制条件下的作物周年生产,满足人们对农产品的需求。高效设施农业是进行集约化种植业生产和养殖业生产的农业生产方式,实现了农业的高产、高效和优质生产。

生产制造智能化试点启动,领军企业树立标杆

一是与设施温室环境控制结合。在作物温室环境控制方面,利用信息技术搭建棚室智能控制系统,能够实现对园区温室内的温、光、水、营养元素等因素进行自动化检测,同时根据作物生长状态实时、智能调控温室环境。在畜禽养殖场环境控制方面,通过计算机控制畜禽舍内温度、湿度、空气质量、畜禽群密度和均一度以及整套设备运行状况,实现了全程标准化、智能化运行。在水产养殖方面,利用最新的农业物联网技术,配置水产养殖实时远程监测系统,对水产养殖环境进行实时在线监测。

当前,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变革迅猛发展,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日益成为制造业的主要趋势。2015年,国务院发布实施了《中国制造2025》,并将推进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农产品加工业是智能制造发展的重要领域。目前,国内一些知名农产品加工企业已将智能制造广泛应用于生产和经营管理当中,显着推动了企业发展。伊利集团的乳品生产智能工厂、娃哈哈集团的食品饮料生产智能工厂、蒙牛乳业集团的乳制品智能制造、德宏后谷咖啡有限公司的速溶咖啡智能制造、劲牌有限公司的保健酒智能制造先后入选工信部推动的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从调研情况看,大中型农产品加工企业装备数字化、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正在逐步提高,部分领军企业在实现加工制造设备智能化的基础上,正在积极探索建立智能化管理体系,将设计、制造、供销服务和决策管理等信息化进行系统集成,推动企业向智能制造方向迈进。例如,龙大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30多年发展历史的食品加工企业。近年来,龙大食品集团尝试利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进行智能化转型,探索搭建实现“感、联、知、控”的物联网平台,系统收集生产过程中的人、物、工序、工时、能耗、质量等关键数据,通过生产资源、生产过程、生产工艺数字化,构建统一的“数据化”管控体系,逐步建立食品生产过程全数据化管控的智能工厂。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规模最大、产品线最全的乳制品企业之一。目前,伊利集团从“产品研发——生产制造——质量管控——终端销售”各个环节部署智能化建设项目,其乳制品流程型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正在探索将企业实时数据采集与工艺数据库平台、车间制造执行系统与企业资源计划系统实现协同与集成,从而推动伊利集团向世界一流制造企业迈进。

二是与设施农业生产管理结合。作物育苗方面,运用农作物育种的信息化和自动化技术实现工厂化育苗。在作物水分和营养液灌溉控制方面,通过对基质含水量、植物根系分布、生长速度、地上部生长状况等监测,依托农业专家系统进行模糊综合判断,实现肥水灌溉的智能化控制。畜禽养殖方面,利用物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实现畜禽养殖自动送料、饮水、产品分检和运输,畜禽发情、配种、分娩、死亡自动监测与管理。在水产养殖方面,采用物联网、计算机等信息技术搭建的养殖管理平台,实现对鱼、虾、蟹、鳖、参、贝等不同养殖品种的池塘管理、饲料投喂、饵料配方、疾病预防等进行计算机化的日程管理。

企业管理信息化不断加强,促进管理模式变革

三是与设施农业经营结合。设施农业生产者及组织通过搭建设施农业管理与经营服务平台,实现对设备、物资、生产、技术、质量、销售、财务等进行信息化管理,对农产品市场进行科学预测分析。另外,借助服务平台,可以实现供求信息发布、农超对接、农产品在线交易等农产品电子商务活动。

伴随着计算机的普及应用和办公软件系统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始在财务、人力资源、销售、库存等管理活动中使用信息系统,既提高办公效率,又降低管理成本。同时,为了适应日益复杂的经营管理任务及行业竞争形势,许多大中型农产品加工企业应用了企业资源计划系统(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ERP)。该系统以实现企业资源最优化配置为目的,整合企业内部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资源,涵盖质量管理、流程制造、采购、库存、成本核算、客户订单、应收应付、固定资产、总账等管理模块。在实地走访中调研组发现,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始意识到加强管理信息化建设对于企业业务拓展的重要性,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单独设立了信息化管理部门,通过信息化建设促进企业业务流程再造和管理模式变革。例如,南京樱桃鸭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禽肉研发、加工和销售为主的肉制品加工企业。自2002年成立以来,该企业一直处于快速发展中,员工人数从最开始的4名增加到2016年的200多名。随着业务扩张的需要,企业先后上马了门店管理的财神POS系统、仓库管理的速达进销存系统、财务管理的用友财务软件等信息管理系统。2014年1月,为解决各系统之间数据不能相互兼容和共享问题,企业引入了畅捷通的“T+ERP”企业信息化管理系统。经过两年多的运行,企业实现了财务、采购、生产、库存、销售、零售、加盟商分销、产品配送等所有流程的统一管控,规范了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管理,促进了企业管理的数据化和科学化,为企业的进一步发展打下坚实的管理基础。河南永达食业集团是一家集肉种鸡繁育、饲料生产、商品鸡养殖、屠宰加工及熟食制品生产为一体的大型企业。为加快信息化建设,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从2012年起该企业设立了信息管理部。根据业务与管理需求,企业先后建设了覆盖整个集团的金蝶K3财务系统、青花瓷销售管理系统、肉鸡养殖管理系统、人力资源系统等;同时,在一些重要的领域应用了相应的信息监控系统,包括涵盖整个产业链核心环节的视频监控系统、饲料加工自动配料系统、孵化过程自动化群控系统、AC2000养殖场自动化管理系统、屠宰厂自动称重系统、毛鸡自动称重系统和智能冷库全自动出入库系统。

3龙头企业产业化经营模式

信息化促进追溯体系建设,全程追溯初现端倪

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是指以农产品加工或流通为主,通过各种利益联结机制与农户相联系,带动农户进入市场,使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有机结合、相互促进,在规模和经营指标上达到规定标准并经政府有关部门认定的企业。对龙头企业,刘桂才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近年来,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和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要求的不断提高,农产品加工企业对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从调研情况看,各地积极推动应用物联网、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建设追溯体系,在提升企业质量管理能力、促进监管方式创新、保障消费安全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例如,南京卫岗乳业有限公司在研究制定出适应液体奶全过程质量控制建设方案与标准的基础上,开发了液体奶供应链质量安全追溯系统,实现了液体奶从原料奶供应、乳品加工、产品销售到物流配送的全程质量安全追溯,有效提高了企业乳品质量安全水平,减少了投诉和不良事件的发生,使企业步入良性发展轨道,经营规模不断扩大。山东泉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了全国首家苹果物联网安全可追溯服务平台,通过农事记录、视频监控、数据采集、车辆监控、ERP管理等各环节进行透明化管理,严格控制、细心记录苹果从种植、加工、包装、储运直至销售的每一个细节,最终实现全程可追溯。消费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来了解食品成长和流通的各个环节。江苏昆山市城区农副产品实业有限公司针对蔬菜生产建立了从田间到餐桌全程质量控制体系。该体系以农业物联网综合应用平台为基础,将农业物联网应用于温室大棚智能监控、自动节水灌溉、环境气象监测等方面;同时,采用无线射频技术记录蔬菜生产从播种、施肥、打药、除草、浇水、采收、加工到配送等整个生产过程情况,并将数据与农业物联网综合应用平台有效衔接,生产追溯码粘贴于产品上,消费者可以利用手机或电脑登录质量查询界面,查询产品质量信息。内蒙古草原鑫河食品有限公司建立了羊肉全程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利用“一品一码”二维码标签赋予每一件产品一个唯一的身份,在生产、仓储及物流过程中通过扫描二维码标签记录每一件产品在生产、流通和销售各环节的信息,实现产品防伪追溯和出入库管理等功能。

一是与生产环节结合。龙头企业依托互联网手段,通过便捷的网络通讯渠道将市场供求变化和先进的农业科技技术传输到田间地头,辅助农民进行科学的生产决策,并积极引导小农经营向规模化、集约化方向发展。

二、典型案例

二是与加工环节结合。龙头企业应用信息技术实现对原料采购、订单处理、产品加工、仓储运输、质量管控的一体化管理,实现企业内部生产加工流通各环节上信息的顺畅交流和资源的合理配置,促进企业管理科学化和高效化。

三、主要问题

三是与销售环节结合。利用射频技术和传感技术,实现农产品流通信息的快速传递,减少物流损耗,提高流通效率;引入商业智能和数据仓库技术,龙头企业可以更加深入地开展数据分析,提供有效的市场决策,积极应对市场风险;通过打造电子商务和网络化营销模式,实现农产品销售不再受限于地域和时间的制约,促进农业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构建高效低耗的流通产业链。

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信息化融合发展认识不足,融合程度较低

四是与消费环节结合。利用物联网技术建立农产品安全追溯系统,对消费的农产品的来源、经过的环节、增值的过程都通过产品标识或者信息编码的方式传递给最终消费者,让原本游离于产业运行体系之外的消费者能够了解到农产品的相关质量信息,促进放心消费。

从调研情况看,目前农产品加工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运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的意识和能力还很不足,对信息化的重视程度不够,对推进信息化建设的需求不强,缺乏长久规划;产品销售电子商务普及率虽逐年上升,但真正对销售有突出贡献的不是很多,有些企业甚至赔钱赚吆喝;智能制造、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制造还是小众话题,只是部分企业在探索,大多数农产品加工企业尚未认可、接受,更谈不上学习和实施;物联网等技术在农产品加工企业生产、销售和运输等环节还没有得到太多的应用,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还很滞后。

4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服务模式

企业信息化建设水平较低,资金人才缺乏

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专业大户和技术能手为骨干,由从事某种专业生产经营的农民为主体,对内以提供服务为主,对外则实行商业化经营,讲求经济效益,以减少市场风险和增加农户收益为根本目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如何实现“互联网+”,刘桂才也给出了答案:

调研中,许多企业反映,信息化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不仅信息化改造、智能装备购买、软件系统开发等基础性工作资金需求巨大,硬件购置及软件开发后的运行维护、员工技能培训也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然而农产品加工业是重资产行业,具有投入大、见效慢、周期长等特点,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资金使用时常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融资难、融资贵现象普遍存在,因此企业在信息化建设上的投入很难按照企业规划和实际需要予以满足。此外,电商销售的运用和维护、信息化设施的建设和使用、信息数据的收集和分析等信息化管理的各方面都需要既懂经营管理又会信息技术的复合型人才,而这样的人才目前比较稀缺,且工资待遇要求较高,普遍不愿意去农产品加工企业聚集的三四线城市和中西部地区发展,因而企业难以招募到合适人选。湖北荆州的两湖绿谷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创办的“中国绿谷网”,过去一年网站几乎是常年不断地发布招聘信息,但无论是技术总监、运营总监、产品研发类的高端人才,还是文字编辑、品牌推广、市场招商等基础性岗位,引进合适的人才都十分吃力,符合要求的应聘者少、薪资要求过高、也难以安心留在荆州这样的地级城市发展,据企业管理层表示,人才已成为“中国绿谷网”发展的最大瓶颈。

一是与和合作社管理结合。用现代化网络通讯、计算机及空间信息技术建设合作社办公系统,实现合作社办公、成员及土地位置地理分布等管理的信息化;依托物联网,建立农产品质量追溯系统,实现农产品全程质量追溯。

开展电子商务交易成本高,面临双重挤压

二是与合作社对社员生产指导结合。建设农业专家系统,方便、智能、准确地指导生产者进行科学决策、管理,为社员提供产前、产中、产后技术指导。

从各地调研情况看,大多数农产品加工企业电子商务销售面临着交易成本过高,难以盈利的窘境。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电商平台的宣传推广费用较高。许多电商平台特别是淘宝、天猫等大型综合电商平台,对企业收取高额的推广流量费。新疆安健巴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天猫上开设旗舰店,经营红枣、核桃和葡萄干等特色农产品,其宣传推广费用占到企业电商销售额的40%-50%,一年下来不仅没有盈利还要额外拿出70万元补贴产品销售推广。二是物流配送体系不完善,物流成本高。农产品及其加工品具有品种多、季节性强、易腐性、级差大、保鲜难等特点,在物流过程中对包装、装卸、运输、仓储有特定的要求。当前,我国物流企业虽多,但冷链物流能力严重不足,健全的物流配送体系尚未形成,极大地提高了农产品加工企业电商销售成本。湖北金鲤鱼食品有限公司主营水产品及其加工制品,公司普通商品物流成本为5元/2.5kg,而采用冷链物流运输,物流成本达到25元/kg。新疆等西部地区问题更加明显。新疆南达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地处南疆喀什地区,与沿海一二线主要城市有近6000公里的运输距离,公司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产品,物流成本已超过产品成本的20%。

三是与合作社对社员市场服务结合。专业合作社通过网络、手机等手段,为社员提供产前种植品种、农资服务,在产中提供种养技术指导、病害诊断与防治等,产后提供市场价格与行情等服务。

信息化产品开发能力不强,难以满足需求

四是与合作社农产品销售结合。建设合作社网站和电子商务平台,通过网站对外宣传合作社及其农产品,发布农产品价格信息,并提供在线销售,开展电子商务。

近年来,我国电子信息和软件服务业取得了长足发展,电子信息产品制造规模已居全球第一,一批信息技术企业和互联网企业进入世界前列。但信息化软硬件产品低水平重复开发现象严重,市场竞争力不强,核心技术和设备受制于人,互联网企业和软件企业对传统制造产业理解不够深入,往往难以满足企业信息化建设需要。政府对信息化软硬件产品缺乏规范管理和引导,行业标准缺失。调研中,很多农产品加工企业也普遍反映这一问题。河南永达食业集团作为国内大型肉鸡产业化集团公司,多年来在企业内部管理、质量安全追溯、自动化生产、智能化仓储等信息化建设方面取得明显进步。近些年,公司探索将养殖自动化控制系统、物联网视频监控系统、智能冷库系统与销售系统等进行集成应用,建立覆盖整个肉鸡生产加工业务链条的追溯体系和智能化管理系统。但在咨询多家专业软件公司后,没有一家公司表示能完整承接这一项目。软件公司认为该项目涉及产业环节多、专业性强、技术领域广,开发难度高,投入成本大,难以依靠一家公司完成全部开发工作。

5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个体农业生产经营模式

追溯体系建设标准不统一,资源无法共享

家庭农场是指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种养大户也称为专业大户,它是围绕某一种农产品从事专业化生产,其种养规模明显大于传统农户或一般农户。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如何实现“互联网+”,刘桂才谈了自己的看法:

调研中,许多农产品加工企业反映,目前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等多个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有关食用农产品和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的规程、办法、指南、要求和标准等,但这些规章制度之间存在内容交叉、标准不统一等情况,多部门、多系统、多渠道分头操作,追溯链条不对接、信息不共享等问题突出。此外,调研组还了解到,目前政府部门、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以及大型国有企业拥有大量且优质的信息化资源,比如农产品无损质量检测技术等,但由于各种原因,这些资源不能互联互通,数据之间不能交换共享,农产品加工企业需要付出较高成本才能获取,不利于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

一是与生产结合。在机械作业方面,基于物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与农场或种养机械设备相结合,实现生产机械的自动化和智能化。在蔬菜作业管理方面,利用计算机信息化网络系统和农业自动化数据采集和控制设备,建立农业标准化生产管理系统,实现灌溉数据、运行数据、气象数据,以及土壤生理、生化、农残成分数据的自动采集,系统根据数据,实现自动控制灌溉和施肥。在养殖方面,依托物联网、移动通讯等信息技术,建立养殖场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对畜禽喂食、清扫栏舍、调控栏舍内的温湿度的智能化和自动化。

四、对策措施

二是与管理结合。在蔬菜安全质量管理方面,以HACCP体系为基础,建立绿色蔬菜供应链安全质量监管系统,实现以绿色蔬菜流通供应链安全质量监管为核心,集成家庭农场或养殖场管理、供应链管理、仓储管理、批次管理、决策支持系统、协同办公系统一体化的绿色蔬菜生产、配送、质量监管的综合信息管理平台。在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方面,利用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建立畜产品的可追溯系统,对动物生产过程、屠宰加工阶段、销售与物流环节中涉及与产品安全性相关的因素进行记录,实现对家庭农场和养殖大户提供畜产品全程质量控制。

加大项目资金引导力度,推进信息化建设

三是与种养大户经营结合。家庭农场主或种养大户通过自建网站,或者社会搭建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发布农产品供求信息,以及实现农产品网上交易。

积极争取财政资金、社会资金、金融资金投入农产品加工企业信息化建设,不断加大资金支持力度,拓宽资金来源渠道。利用好国家有关促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和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政策,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试点示范项目中对农产品加工企业加强企业信息化建设、发展电子商务、推进智能制造、建设追溯体系等予以支持。充分利用现有资金渠道,完善农产品产地初加工补助政策管理信息系统,探索建立粮食烘干、果蔬贮藏、采后商品化处理等初加工设施大数据平台,加强农产品产地贮藏、加工情况监测。

全面提升企业信息化水平,优化业务管理流程

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把信息技术、管理体制和生产流程的再造有机地结合起来,通过网络更好地利用资源,实现资源共享,加快企业信息化进程。支持以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供应链管理系统为代表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建设,实现企业销售、计划、采购、库存、生产、设备、质量、财务、业绩考核等信息的全面集成,提升企业整体信息化管理水平。

积极发展信息技术服务,加大人才培养力度

加快发展面向农产品加工业的信息技术服务,提高行业信息应用系统的方案设计、开发、综合集成能力。鼓励各级教育机构面向农产品加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需求设置相关专业,培养一大批既懂农产品加工,又懂信息技术和经营管理的复合型人才。以能力提升、素质拓展为基点,实施农产品加工企业信息化人才培训工程,提高企业员工信息化能力和水平。

大力发展行业电子商务,促进营销体系创新

充分发挥现有市场资源和第三方平台作用,培育多元化农产品加工业电子商务市场主体。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积极利用电子商务平台优化采购、分销体系,利用移动社交、新媒体等新渠道,发展社交电商、“粉丝”经济等网络营销新模式。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利用电子商务平台的大数据资源,提升企业精准营销能力,适时发展“以销定产”及“个性化定制生产”。完善农村信息综合服务网络建设,着力解决物流配送中的农产品上行问题。

积极推进企业智能制造,发展新型制造模式

以智能工厂和数字化车间建设为主攻方向,支持和鼓励农产品加工业领军企业开展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加快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工业机器人等技术在农产品加工制造过程中的应用,实现生产过程数字化和智能化。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发展基于互联网的众创设计、网络众包、服务型制造等新型制造模式,推动形成基于消费需求动态感知的研发、制造和产业组织方式。

加快推动追溯体系建设,强化质量安全管理

支持农产品加工企业以推进信息化追溯为方向,加快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二维码、无线射频识别等信息技术在农产品加工制造和流通销售各环节的推广应用,建立涵盖原料采购、生产加工、包装仓储、物流配送全过程的质量安全追溯体系。针对不同农产品及加工品生产流通特性,制订相应的建设规范和标准,明确基本要求,采用简便适用的追溯方式,确保不同环节信息互联互通、产品全过程通查通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