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悬疑迷案的钥匙

易太太的秘密——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内一篇)

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内一篇)

■文/西班牙眼 spanisheyes123

■文/西班牙眼 spanisheyes123

2007年11月份,结束天涯连载于地址  

本文其实是《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和《《色戒》剧本与电影之差异探究》中的一小部分,前文是剧情解读全集,过于冗长(>8万字),故对某些(新)专题,分拆组织成文,以便阅读和使用,特别是对于老钥匙文的读者。个人解读,仅供参考。
文字粗糙,凑合看看。

本文其实是《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中的一小部分,前文是剧情解读全集,过于冗长(>8万字),故对某些(新)专题,分拆组织成文,以便阅读和使用,特别是对于老钥匙文的读者。个人解读,仅供参考。

连曹副官都看出问题,业余的王佳芝缘何在易先生身边却一直没有暴露身份?第一次幽会真的是性虐待吗?王佳芝事后为什么笑?王在魔窟外等易先生,提出要去办公地方去等,易为什么暴怒?王佳芝为什么顶撞上司而吵架失控?凭什么说易先生戏假?她为什么头痛、生病、失眠、寝食不安?她又知道些什么呢?

易太太不算是个重要人物,属于穿针引线的人物,谍战一边在进行,这边家里的明争暗斗也没有停止。本附文和悬疑主题无关,只是更好让大家理解剧情,解释一个迷惑。她和麦太太其实并不熟悉,在香港的最后见面还是闹翻了,但是一到上海,就邀请到家住,处处关心照顾体贴,难道就是为了打麻将方便?这也是一桩悬疑迷案。导演也是处处给了暗示。同过去的推理一样,我只能说,不但要有证据的有说服力的,而且导演(编剧)有明确提示前后能呼应的,而且还要圆的出的,这三点都得站稳。

本文重点是揭发王佳芝对易先生的识破,即王佳芝知道自己暴露而冒险留下。在此之前,先简介“复习”一下易先生对王的识破,钥匙文早已交待,导演也揭秘过了。

为了人员、场次引用方便,我这里把太太战斗部分的人员、场次一览一下。人员大家也可以自己去对。台湾官方网站说太太都和易有关系,不少演员也承认,我只分析有证据的。此处麦太太不做特务处理。

《南都》李安采访中的”揭秘”部分

    
李安:….我看张爱玲小说《色,戒》,从看的第一遍起,就没有相信过易先生不知道王佳芝是干什么的,完全不可能!或者易太太怎么可能完全不晓得这么一回事!我的拍法,表面上好像大家都不晓得,但事实上大家也都在演一出戏。

太太阵容:(易是原配,其它不一定,漂亮的程度都不像原配了)

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这里摘编一些“证据”。  

易太太(陈冲,特工总部部长夫人,全部麻将评弹)–长期没有性关系
      
萧太太(何赛飞,萧先生官位高,两场麻将)–眼神表示当晚要在半岛酒店上床,兴奋,萧先生当晚可能有事,明确有性关系

易先生 香港 第一场
易家铁门外-中环(逛街)

朱太太(余亚,翻牌,留电话场麻将太太,两场麻将,留香港)—开始很谦卑,后翻牌吃醋
,冲动下暴露他们比较熟悉,明确有性关系

大学生演戏怎么演都是假的要命,业余玩票从开始到结束都是漏洞百出。易先生带着墨镜,也许是李安要藏一下的,否则他看到麦先生那个鬼样子,眼神该如何。呼应后面的裁缝到约会的戏,易不断问麦先生的情况。连曹副官这个五毒俱全的粗人“一开始,就觉得你们不对劲”,记住是“一开始”,易先生当然起疑,“慢慢看看你们搞什么鬼-曹副官”,一个成年的特工头子总比副官厉害吧。剧本提示,易先生注意了王佳芝,两人交换了眼神,但没有行动。

马太太(苏岩,抽烟,交通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戒指是易送的,眼神不对,易太太烦她,明确有性关系
      
廖太太(王琳,廖先生官位高,说大东亚吃饭不腻的,一场麻将)—至少敢和易太太叫板,地位比较高,“你们家那位脾气真好”,可能有性关系
    
梁太太(刘洁,四川人,粮食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马太太对她不满,和马有仇,”逛街让易先生逮住“,没有有性关系
      
麦太太(汤唯,全部麻将评弹)—彻底搞上,爱上,明确有性关系

易先生 香港 第二场
易家(麻将-红中场)

(麻将-红中场)

剧本提示,易先生注意了王佳芝,但没有行动。

人员:易萧朱麦

易先生 香港 第三场
海滩到易家(麻将-留电话场)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易和萧太当晚上床,易升官夫人情妇都高兴

从易先生方向,麦太太明显勾引了他,所有人都知道易家有她的电话,否则她怎么过来打麻将的。装傻慌慌张张不自然的留下电话,她的手臂是怎么摆的,演戏演的过分了,要么是特务,要么是性饥渴。她想干什么,易先生吃着绿豆糕记下了,准备去探探。

(麻将-留电话场)

一句惊人的话出现:“易先生喜欢的是不打折的英国料子”,直接和易太太叫板。她和易太太一起买过料子,这可能是解说,当然是没错,易太太说过。但别人正在否定。这个时刻,气氛紧张,对方已经生气了,你根本就不能再说话了,还在说易先生如何如何。还在顶!注意,李安安排,这是第一次和易交往超过1分钟,谁能说出这样的话,王佳芝彻底暴露了,演砸了,暴露的不是特务身份,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要在这次牌局一定要勾引到易先生的急切做派。当然对于等待了一个月的小集团,这是异常难得,再不勾引的话自己的心上人邝裕民就要“自己找机会下手,后果由我自己承担”了,她可不忍心让自己的心上人冒这么大的险,所以她不惜破绽百出都要坚持勾引到底。易先生都受不了了,说道“是吗?”。

人员:易易(男)朱麦

他要在香港剩下的休闲时光里去探探这个有趣的“麦太太”。当然,“色鬼”想,如果不是特务,她就是一个可以大搞特搞的饥渴女人。这次长戏后,易现在开始怀疑她是特务。

主要斗争:易喂牌,麦色情勾引,两人暗度陈仓,易朱太太生气

易先生 香港 第四场
麦宅(电话)-裁缝店

(麻将-王第一次打入场)

也许就是第2天,去了电话。电话对面是吵闹的一屋子人还有舞曲,很快却又鸦雀无声,更起疑了。大学生业余,当然没有对裁缝打过招呼。易问裁缝,裁缝想想,其实也就这个把月做些衣服,谈不上平时都在此做。回答犹豫,易疑心加重,注意表情,没有释疑,这么高级的特务怎么能这么容易混过。

人员:易廖萧梁麦

易先生 香港 第五场
浅水湾餐厅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廖太太叫板,易(男)麦打招呼

饭前打了电话,李安摄影方式神神秘秘,音乐恐怖兮兮,玻璃上易的投影,眼睛怀疑的盯着远处的麦,表示在谈这个女人。声音是曹副官一直在汇报解释什么,时间很长,好像是说…我也在慢慢的看…。普通的电话没必要这样处理,偷情也没有必要给曹电话或叫易太太。回来说的话全是逻辑矛盾,易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曹还没有所谓“回去”,哪里知道的这个太太临时出来的头痛,易说谎了,当然是让曹解释这些人的来历,并让他马上调查。

(麻将-麻姑场)
    
人员:易廖马麦
    
主要斗争:没有斗争,糟践钱太太(未出场),王打探易行踪,易(假)南京开会,王不安尽想男人

今天打电话过去,没有打扰你吧”,然后狡猾得托着下颌盯着王,易审问玩味着,面对猎物他老谋深算,仔细观察着异动。现在可好,王佳芝是一片混乱,神色马上慌了,身子乱动,语言不畅,叉子都碰歪了,两只手紧紧揉搓餐布。由于业余,这个事情她早忘了,没有想过答案。还算机灵,好不容易圆过去,理由是一大堆丈夫的朋友来陪她,看住她,刚才她不是还在说规矩的在家里,没有乐子。诸位,这是什么理由,前后矛盾,你会信吗。易彻底放弃她是个饥渴的麦太太的幻想。李安给的台词是,完全不信的一句
“是吗?”和神色。对于这个有阅历的人,特工头子,一切告诉他,对方在说谎,那么对方就是一个色情特务,一个彻彻底底的假麦太太。

(麻将-比戒指场)

不断的质疑又开始,谁让早先那个麦先生像个傻子一样的表演。一句重大暗示台词出现,“留心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小事”,这么一大块唇印,易把什么都看在眼里,包括王从香港到上海都没有注意的口红问题,也许是王在香港上海都使用的普通口红吧。不管那个时代有没有防水唇膏,女人们不可能喝东西都是这样的,太无礼了。难道宋美龄在开罗会议喝东西都留下口红?宋庆龄在霞飞路招待友人喝咖啡是这样色情的?上流社会的太太不能是这么样的,不慎留下,特别是留下明显的一大块唇印,当然需要清理干净,否则放在客人面前、餐桌之上何其难堪,成何体统。台词接着的镜头就是口红,易看到眼里,有个会心的眼神,你说能会什么心,不就是一个未受训练的业余特务吗。所以,这个口红问题不是色情或者其它的含义,特别是第二次口红,完全没有意义,根本就是暗示,王从许许多多小事上、言语上都暴露了身份。

人员:易马梁麦

一句重大台词出现,开始阴沉的审问,“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害怕,是不是这样”,一个太平香港都市中的商人妻子,需要怕什么吗,这个台词是个巨大的暗示,他问这个特务,你不害怕吗,我可以要你的命。王早就喝晕了,居然反问“你哪”,易被幼稚特务逗乐了。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最为惨烈的一场,全体交叉战斗,比斗戒指,马太太以一敌三

易先生 香港 第六场
麦宅-上海(三年后)

(评弹场)

那个年代,女方主动,勾引到了猖狂的地步,让一个这么个男人把车打发了,主动邀请人进屋留宿,这样的举动,和一个大学生或者清纯的太太的气质完全不符,完全就是业余的演戏。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假麦太太早以暴露的事实,那么,从问裁缝,到两轮质疑,到不上楼,直到易离开香港,他对这个麦太太就没有放心过,保持着高度的怀疑,这总是没有问题的。延续到上海,当然也不可能突然就放心了。香港还假意问问,回到上海,“你从来不问我的事”,根本没有必要问,老易清楚的很。这样,再从逻辑上反推回去,王在香港早已经暴露,应该是无容质疑了。

人员:易马梁麦

第一次就要一夜情,这个房子有问题,那一屋子的家伙可能根本没有走。缠了半天,当然不能上楼,易走了。

主要斗争:马太太不满易(男)不找她,马麦交锋

噩耗传来,汪精卫集团加速投敌,易先生接到通知,紧急追随前往上海。易先生国家大事为重,早就把这件事情扔了。你姑娘想去机场送,不可能也没必要。注意这个西装,易车上答应是打电话叫王一起去的,然后偷情,但是事实上没有,王一直傻等,不对情人告别兼补偿性最后一“搞”,不合情合理。说明根本就没有打算再找她。当然是后面曹副官给了他报告,暑假的大学生,王的名字也知道了,有危险。100%确认了有危险,易先生这么小心谨慎的人,当然没有再敢继续。

麻将戏非常重要,五场中有三场都是导演安排负责介绍时局的,上海王打入的那场,廖太太和梁太太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和日本的东亚战争形势(新加坡香港都已经沦陷),非常充分。红中场介绍汪精卫汉奸集团投敌情况和重庆的追杀活动,比戒指场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伪政府运行总体情况和时局。(早餐介绍了沦陷区形势,虹口易介绍了太平洋战场形势)

易先生 上海 第一场
易家(王成功打入)

(吃)喂牌–》生活中的暗送秋波,派系同党合作
红中–》说中升官,前途飘红
红中暗杠-》明争暗斗,麦太出现,击中马太太要害
洗牌–》夫人们的混战
方阵–》斗争拉开阵势
碰牌–》抢夺他人之物,表达敌我关系
(片中的碰牌基本全部是碰人家要喂吃的牌)
桌上闲聊–》介绍政治时局,夫人们派系斗争
搬风换位–》派系斗争

吓了他一大跳,乖乖弄地东,她不是那个设计杀我的女大学生吗?注意表情开始异常紧张,回忆展开,易转身,不管张秘书,走过去,果然是她。见到,想微笑,他已经不太会笑了(注意表演),首先问麦先生,核对一下这个假麦太太是否继续谎言,3年前就发动了,现在才实施,好厉害。不要说,这次是绝对的重庆特工。查都不需要查,再也不要问。她要干什么。

这部电影对于外国人和不懂麻将的人,是痛苦的。

而且,安排了两个司机对王上车的物品进行搜查。


易先生 上海 第二场
易家(早餐)-死亡公寓(第一次上床)

易太太 香港 全场

电影里有一段背景音乐,恐怖兮兮,神神秘秘,紧紧张张,只明显出现在两个场景里,奇怪了啊,一个是约会前打电话,一个是公寓上楼偷情,都是观众看来很明确的事情,应该高兴轻松的事情啊。导演为什么这样,就是告诫观众,这不是普通的电话,那也不是普通的偷情,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状态,一个是调查识破,一个是搜身抓捕。

(购物场)

他知道她的身份,敌我关系,危险重重,对她这个已经是职业的色情军统特务非常不放心,怀疑她走那么远,要从腿下拿枪,当然坐不住,不能再忍受。摔到墙上,冲上去搜身.以我从男人角度对性行为的认识,这个撕旗袍的戏是搜身找枪,不信大家仔细看看他的动作,不是要暴露她的后面,否则拉下内裤即可,何必不厌其烦的来回翻看,最后干脆把内裤的裆拉断了,光光的没有枪。明显是搜枪,没有性的内涵。熟练的抽打犯人,和其它女特务一样,惯例抓捕,王被捆绑(熟练的皮带操作,也表现了其专业特工的素养)。狗特务,香港没有处理你,居然追到上海了,他想。然后强奸,不是偷情,是对女犯人欺凌。

“我的乡下是安徽,上海话也是马马虎虎”,只有麦太太是能说上海话的准上海人,让她们走近了。易太发现麦先生慌慌张张,追问了他的工作,王不得不半路把麦先生赶下车,记住,开始欧阳也是要去逛街的,主要是胖子表演失常,离开舞台。从激动的开始准备,到被赶走,欧阳从此郁闷,特别是被同学上了爱人,他是这些学生里面明明白白暗恋王的,李安给了好几次暗示。易太发现邝的气质非常不对,易太起疑,问了他的情况,邝王答的很好,混过去。导演告诉大家,这帮人像是大学生,曹副官也才敢去虎穴,因为他也知道,他们不是专业的,否则只身去重庆军统老窝,不是找死。易太,曹副官根本没有再敢给邝找事,因为起疑。但是一个女生倒是挺可爱亲切的,估计无碍,太太不够,叫家里来打牌。从电影里推理,虽然有些疑问,但易太太从来就没有识破麦的身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工作交给丈夫他们那些男人就可以,他们没有意见,自然无碍。

这不是虐待,而是易进行抓捕,关键是那个回视,大陆版删除了,自己在惊涛骇浪中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汉奸老易的父爱、情爱、爱怜、忏悔等等都被唤起了,心软了。

易太太和易先生是父母包办的封建婚姻,不是自由恋爱。我也可以推理出,易也是安徽人,他们和司机阿妈都是安徽同乡的。那个年代,这些高官的原配夫人,一定是这个样子,相貌也往往比丈夫老很多。新婚后有一些性生活,主要为了传宗接代,后面就没有了。蒋介石的夫人毛福梅,再没有机会和丈夫同床。易先生和太太没有孩子,我可以推理出,他们其中的一个有问题。因为易太太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大概就是她有问题,这不重要,大家不要造反,说我胡乱推理,不必当真。易先生和太太一定是同床睡觉的,但是没有性的生活,孩子多年生不出,何必再交公粮。他的精力除了工作,都在别人的太太或者其它女人身上,包括重庆的女色情特务身上。现实中的丁默村也是这样的人。

易先生 上海 第三场
茶楼(评弹)-假麦太太房间(第二次上床)

(麻将-红中场)

对于”3年前还不是这样“台词,不是说自己,而是说王,或者两个一起都说。过去香港她幼稚,提起了他的兴趣,这个女生和一般人不一样。因为这罕见的糊涂,她反而走进了易的心里。她最傻,但她就只赢过他。三年后再见,王老练娴熟,易蓦地生出闷气,生气她不再是学生,不再业余,不再青涩,虽然还是那样糊涂。三年后,两人从香港的一位客居之人同岭大学生的关系,变成你死我活的敌我关系。都是专业特工了。不同了。他遗憾,她也还是傻。

她一直非常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很关心丈夫能否吃到正宗上海菜,易先生只去难吃没人的饭店,其它都“三心二意”。在香港他没有闲着,当晚要去半岛酒店和萧太太上床,萧太太已经兴奋了,湿润了,脸潮红了。易要升官,两个情妇比太太还兴奋。“请客有没有我们啊”,这大概是个暗示台词,表示情妇们争宠的意思。易太太因为自己的生育问题,一直内疚。那个年代,没有孩子,也许根本是男人的原因,但是女人总是自责的。想继续做这个官夫人、易太太,自己必须放下一切姿态,低头做人。也因为身体的老化,不能给丈夫性的安慰。丈夫过去是北伐军官,青年才俊,现在又要升官,本来就是花心,她这个老式妇女,原配夫人,能说啥。她每天和鸵鸟一样,半装半乐意的把自己埋在麻将里找乐趣,和那些暗室在桌上明争暗斗,她爱丈夫,她要维护保持这个家。有时她不很高兴,但是也默认了。丈夫只要是打招呼晚回,很有可能就是偷情,这她知道。注意眼色变化。太太们常来,她不能阻拦,她也需要她们找乐,在斗争中取乐。毕竟她们都是有夫之妇,丈夫同事、高官之妻,一群半老徐娘,不会直接威胁她的地位,她一个人寂寞,也要这些朋友。

易先生 上海 第四场
书房

(麻将-留电话场)

易调情安慰她。他跟王提到他抓了多少重庆的特务之类的,多多少少有一点探王的反应,结果王啥反应都没有,那些人本来就跟她没一点关系,她这个特务真是业余的可以,出这么大事,根本对自己人死活不感兴趣,也不搞情报。所以后来老易用不无嘲讽的语调跟她说:“我差点忘了,你不会对这些工作上的事感兴趣,很乏味。你一直都很小心,从来没问过我……”这句话有必要对一个真麦太太说吗?当王在那里怀疑他有别的女人会不会很快对自己腻了时,眼睛里居然有眼泪,易和老吴后面都笑她这个傻学生,居然把自己真当麦太太了,入戏了,易对此哭笑不得:“原来这几天你就在想这些。”意思是你这个傻特务倒好,不搞专业,你同事都要死了,你就想这些,我还因为你冒险下楼是来打探这些人的情况的。邝其实接头的时候是说过这个重要事情。王也就是这么活下来的,业余到了吃惊的地步,只当麦太太,就是不搞情报。

一个清纯的麦太太横空出世,她还没有搞清她的底细,根本不熟。这个麦太太就发动了强大骇人的色情攻势。由于三缺一,自己失误把丈夫叫上牌桌。这下麻烦了,丈夫显然更喜欢这个年轻的太太,从来没有过的,直接喂牌,态度暧昧。易太太告诉这个小姑娘,电话有了,但她还在写,什么意思,丈夫一定要看去的,果然,不久他低下头去(小说里其实很明显的,易太太生气这个电话问题)。她生气了,这个姑娘才来不久,怎么当着我的面勾引,太让人生气了。她表示,丈夫新衣不做了,想断交,等打折。姑娘没有经验,直接和女主人叫板,说易先生喜欢不打折的料子(详见钥匙文,易先生场分析)。而且在丈夫的帮助下糊了牌,易太太想,这个女人不能让她再来。朱太太一直谦卑,却意外暴露,自己也和易比较熟悉,也许是青年时代的情人。朱翻牌吃醋,这样猛烈的翻牌在牌桌上是很过份很忌讳很没有礼貌的,还是翻男主人,特工头子,这个很少上桌的人的牌,易太太倒没有注意,这是另一个床上的老尤物。

易先生 上海 第五场
特工总部门口(深夜)-福开森路公寓(第三次上床)
  
易上班想他,说明肯定是动了真情,有一句很厉害的台词,是个重点暗示
“想像他(党校同学)压在你身上干那件事”,你们看电影没有觉得这个台词的问题吗?对方上刑,是你想王,是你最近在折腾她,是你觉得别人美。你只能想像你自己易先生干那事,怎么想到你同学头上去了。电影删除过一个戏,易在刑房,女犯人是裸体的,相信男犯人也是衣不蔽体的,看到同学的下身,易才能想到性的方面,否则岂不可笑。你们知道克格勃怎么训练色情间谍的吗,都是专门有同事训练的,和同事先搞搞再上阵。曾作过军统特工的易当然知道这些色情特务的训练课程情况,王也应该和同事训练过,否则大学生假麦太太的性经验从何而来,也确实如此,梁闰生不是吗,实实在在的,特工就是这样。可惜易不知道月前她还是某伪大学的学生,并不一直都是军统专业色情特务。易骂同学混账,并不代表他对同学的真实关系,是骂给王听而已。这个台词可以证明王明确已经暴露了,那最早什么时候识破的呢,逻辑倒推回去,既然在上海不再问她的事情,一上来就“虐待”成那样,司机还搜身,那么在香港她就暴露无疑了,那里的提示真的很多啊。

旧时的成年男人,特别是政坛的男人,大部分是保守的,不是这么容易勾引的到,也不可能如此猖狂的喂牌。李安为了加强这个动机,要事先表现易习惯于勾三搭四、花花公子的个性,所以安排了红中场以及其它太太的戏,否则说不通了。而且选择了陈冲,这个戏中像老式妇女的女人(出身应该很好)。她的样子比丈夫老很多,不可能在肉体和情感上给易安慰。易在这场麻将中的表现以及以后的情节才能落地。

“你不该生的这么美”,让重庆利用你做色情间谍。还有用血泠泠的话吓唬他,他怜悯她不应该接这种危险工作,被抓的后果很严重,事实是确实后来都被枪毙了。易的生气来源就是这些。易在用胳膊模拟勒死她,这时候,我告诉你们易早知道王的身份,你恐怕多少要听进去一些。易吓她,勒她,警告爱护她。

(电话场)

福开森路公寓,这是他三面间谍、卧底活动的据点。几天后还给了她公寓,易从香港到上海,都是十分小心的人,他如果知道或者怀疑她的身份和使命,他不可能为了女色冒险“松开心防”,一定是要有个安全的承诺才行,这只能以他和王的上司达成协议来解释。

几天后,丈夫和曹副官出去了,曹副官却又回来了,只留司机一个人,当然是会女人去了。曹有没有说裁缝和麦太的事情,电影没有提,易太太应该问出。但是真真实实的,丈夫没有回来吃饭,而且吃饭前打了电话回来给曹,说今天不回家吃饭。易在餐厅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易太太一定”头痛“。丈夫今天肯定是约会去了。不要说,就是这个新的麦太太。他们在牌桌上的戏,她都看到了。易太太是很聪明很护家的,最后一场,张秘书一查书房,就知道丈夫出事了。

易先生 上海 第六场
虹口

他们一定相好了,易太太可以推理出来。她再也没有邀请麦太太来,丈夫的习性她太清楚,反正他们都是在外面碰面,自己也还是生气的。很快,家里要走了,丈夫突然取回了一件新西装,她问或者没问,都知道里面的缘故。和朱太太们告别,她也想到了这个麦太太,既然自己可以和丈夫过去的情人告别,当然也可以和这个新的告别,毕竟,她俩是亲近的,麦太太对她也很好。自己心里是喜欢这个清纯幼稚的姑娘的。她惹我生气,也是她没有心计纯洁的一面。打了电话,果然她很着急很失落,口气伤心极了,看来她对丈夫是有些真心的(其实是刺杀不成,被梁白上)。而且明明白白,她果然问了易先生顺风的话,这个台词其实突兀,犯了错,不能只提易先生,就像后面的阿妈场,她只问男人,这还了得。要来饯行。才打几次麻将,看过几次料子,还没有到饯行的地步,相信丈夫随后也是要和她告别的。易太拒绝了她来机场。她气没有全消,但和其它太太情况一样,无非多了一个,她已经接受默认了。

红颜知己、同事聊天、倾诉衷肠戏隆重登场,那个吻,不主要是爱情,有归属感,也有对这个爱国女学生舍生忘死的钦敬。无言的拉手,内涵也丰富,他想告诉这个重庆的“同事”,他的秘密,但是又不能说,说了盖子揭开,王一定会离开。

“麦的希望之路终于被易太太一番客气的寒暄干脆利落的堵死了。女人到底容不下女人,易太太有的是风度和礼貌,电话线在她手中成了顺水推舟收复失地的利器,体弱身更虚的麦太太败到得溃不成军,结巴零乱的语言在对方听起来更凭空增添了得胜的自豪与骄傲感”,引叶康翡翠文。

这也是暗藏的霸王别姬戏,因为最后没有告别机会,电影只能事先安排。

1942年秋,这一天,廖太太打电话过来请客,易太要求去大东亚吃饭,这里有部里人保护。结账的时候,过道上走过一个漂亮女人。她抬头去看……

老吴/邝裕民 上海 全场

易太太 上海 全场

在一次冲动下他说“他杀了我妻子和两个孩子,我还能和他隔着一张桌子吃饭(是面对面,两人中间隔一张桌子,不是3张桌子),这才是干情报的”,英文编剧(字幕)给了异常明确的含义:But
I could still eat with him at the same
table。表明老吴说自己和易先生在同一张桌子(注意:same
table)上一起吃饭。人冲动容易说漏嘴,这句话显然是比较意外的台词。这个台词不合理,突兀,怎么也说不到吃饭去,易是不会随便在外面吃饭的。所以认为李安有设计,说明在重庆高层安排下,他们偷偷见了一次面,吃了次饭,两个上海的特工头头协调了一下的工作。我不再刺杀你,你也不要怎么样,所以易后面这么放松。

老吴和邝设计的很好,完全成功,而且意外的是,成功的非常过份,居然住进了家。易太太意外遭遇了麦太太,她常跑单帮来上海,,就住在自己常来的地方,自己都不知道。过去在香港她还怀疑过王的身份,现在看到她住在伪政府的大东亚,穿着时髦,再没怀疑,难道3年前发动,现在实施,不可能,想都没想。可惜,她不知道,他丈夫香港接触她多,倒识破的早,反而更确认了。虽然丈夫升了官,但易太太这3年,并不好受,家里没有香港开心。丈夫是汉奸,天天被人骂。提着脑袋过日,还得罪人,上班工作就是杀人。夜里脚冷,无法入睡。作为女人,除了晚上捂脚丫,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丈夫偷情的情况这年少了很多,已经长时间没有出去了,他很少笑,和香港不能比,易太太想到了丈夫和麦太太过去在香港的轻松时光。作为一个善良的老女人,她决定了,她为丈夫把了关,把容易控制、年轻单纯的麦太太拉到自己身旁。在香港,她要赶她走,现在不同了,她要她来,因为家里的情况不同了。与其让易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乱勾搭,与其让易每日孤独苦闷,不如让这个相对可靠、温婉善良,没有心机的麦太太来”伺候”满足安慰易,住在家里,也安全可靠的多,而且她也喜欢自己的丈夫。那些徐娘太太们都有家,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她不喜欢那些太太,比较所有太太,她只喜欢这个姑娘,她听话,和她是一条心,她年轻适合做小,两人一直很合得来,到了家,大小夫人一定处的融洽,可以让她为她做她本应该做的事情,挡住了易去其它太太的怀抱,再好不过。年前,前后有两个色情特务来勾引丈夫,非常危险,幸好发现,后被枪毙。难保以后没有,这个麦太太可靠安全,易太太决定了,让丈夫和她在一起,重庆这招再没有戏。可惜,要命的是,这是第三个前来的特务,3年前从香港就开始发动的特务。

这些天,他为自己和小王,考虑得很周到,通过重庆高层,专门为王佳芝的事情,安排了饭局,和此事的负责人,她的领导-老吴,私下会了面。两人当面协调,落实了此事。她只做麦太太不搞情报,分明是易透露的信息,否则老吴这个大老粗怎么体会这么深,他又没有跟随王生活,难道过去的特务就没有只当某太太,大家仔细看看吴说这话的表情,有趣极了,就是“老易吃饭告诉我,你只做麦太太”的感觉。

许多男人都有三妻四妾,丈夫现在无非就是多一个情妇,没有什么了不起,这样的事,伪政府多了,汪先生更是有方君瑛施旦几个红颜知己。如果麦太太能离婚,也许丈夫还能有个孩子。麦太太当年在香港,是明明白白喜欢丈夫的。他们俩是情人,她有数。看官,一个正室原配太太把另一个并不很熟悉的年轻漂亮女人放在自己家里,自己的丈夫又是色鬼,你说可能吗?易太太香港时期,在牌桌上都能闹翻生气,警惕性可见一斑。现在倒是不闻不问,丈夫和麦太太搞得那么火热,一点都没有察觉,这可能吗?如果不可能却又发生,只能推理出,她故意送这个女人给自己丈夫用,或者她故意让丈夫和麦太太在一起任意发展。

最后,王佳芝乱喊,张秘书抓了王佳芝,易先生受胁迫,只能杀了这个女人。

那么,王佳芝是否知道这个已经暴露的事情呢?

对于王佳芝的识破或者叫做王佳芝的将计就计,这是一个新的大主题,大秘密,而且易也有数她已经知道,王更知道….两人演心理悬疑戏而已。这里按照(英文)剧本的顺序解析:

【床戏一】

(接解丝袜)

As she begins to unbutton her dress, he suddenly leaps up, grabs her,
and pushes her
against the wall, ripping the side seam of her chipao.

她解衣,他跳起,抓住她,推到墙上,撕旗袍。

He flips her around face down onto the bed, unbuckles his pants, and
enters her from
behind.

脸朝下王被惯到床上,易撕开内裤,从后面进入

What follows is more or less a rape.

接着,多多少少是强奸

Her face opens, first in pain, then in an astonished, anguished mix of
anger and pleasure.
The light outside is dying; the rain has ended.

她的脸张开了,开始是疼痛,后面是惊奇,痛苦中混杂着愤怒和快乐,外面光线暗了,雨停了。

Yee dressed, sits in a chair by the bed, on which Wang lies, curled up,
quiet.
She turns and looks at him. He picks up her coat from the floor and
places it on the bed.

易穿好衣服,座在床边椅子上,王卷曲安静躺着,她转身看他,他捡起地上的雨衣扔到床上

YEE
Your coat.

易:你的雨衣
He leaves.
他走了

She stares blankly, hardly seeming to notice. But then, an almost
imperceptible smile
creases her face.

她空洞的看着,似乎没有在意,很快,一种不易觉察的微笑弥漫在她脸上

分析:这里很重要有悬疑了。有些东西电影看不出,后面还要加强分析。这个年代,这种强暴动作,王佳芝再傻,必定也是认为(不一定100%):自己已经暴露被捕,但是易居然放了她,让她回易家。她所以“惊奇”,所以“快乐”,所以‘一种不易觉察的微笑弥漫在她脸上”,这种微笑不是什么猎物到手了,新的证据下(后面还有),这个微笑是一种满足,一种脱险后的安全,一种紧张后放松的快感,一种对自己魅力的肯定,对易的爱(或者爱护和放弃)的确认。自己暴露了,但是猎人却没有杀她,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可以使这个游戏维持下去,男人是爱她的,她有些高兴。她决定了,既然脱险,为了易这个放人,也许是爱,大家都没有说破,就互相演戏,自己掩耳盗铃懵懵懂懂的继续演下去,装傻充愣走一步是一步了。

【评弹】

After a meal, the Tai-tais sit in a private room listening to a pair of
Ping-Tan singers
spinning their tales. On the floor are shopping bags from Sincere
Emporium. In the
hallway outside the room their bodyguards pace.

饭后,太太们在包厢里听两人评弹,地上是先施公司的购物袋,外面有保镖巡逻。

PING-TAN SINGERS
(singing)
They do not speak but secretly they wonder:
Why feelings go where feelings should not wander.
One is quiet with lowered head and racing heart
The other bows formally just to play his part.
She quivers with voice like honey.
He yearns with shattering folly
One says, Please –
评弹词(不一定对,实际上电影也改了)
一声长叹回身走
涕泪交流怒目睁
言带哀音声带哭
凄凄惨惨不堪闻
要激动他的心
感动她的情
故而悲伤痛哭并非真
秀妹啊 我与你海誓山盟双密友
卿怜蜜爱两知心
自道士为知己死
我何尝抱怨一星星
我与你么相逢旧雨谈心事
今日重联昔日盟
不负我此番无辜顶罪名
我这里情切切
你那里么冷冰冰

更动原因:无
分析:有些电影看不出,电影改了“She is quite, …he is playing his
part…”,改的非常成功,比剧本的台词有玩味。评弹是《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电影中演员:高博文
郁群

郁群用俞调唱“(一个儿)不语芳心乱”,高博文用严调唱“一个儿深深作揖假惺惺”。郁接着唱“一个儿妾身如绵絮絮绵”,高唱“一个儿郎情如水欲断魂”。高唱“一个儿说〈请〉”,郁唱“一个儿〈嗯〉”,唱段嘎然而止。此场景也长约一分半钟。他们唱的唱词与《苏州弹词大观》中的词句稍有改动。”—-这里的女方“不语芳心乱”,和男方“深深作揖假惺惺”,不正是两人的复杂关系吗!

【王真病了】

(全剪)
INT. GUEST ROOM IN YEE’S RESIDENCE– SHANGHAI — DAY
Wang lies in bed, listening to the sounds of mahjong from downstairs.
客房

王躺床上,听着楼下的麻将声

分析:阿妈询问后,王看来是真的病了几天,后面剧本提示,还失眠了(至少两个戏)。上次床戏脱险受了惊,评弹冒险,号称要回香港,这下她有些着急了,她等待着易先生新的态度和交流。她高度认为自己暴露,但不能问,便得不到100%的确认。是死是活,是走是留。易说”你的雨衣”,也许是指,你别演了,回家吧,回老吴那里吧。她犹豫不决生病了…

【易南京回来】

Wang, nervous, sits at her dressing table, putting on lipstick — then
wipes it off. She
pauses as she hears the gate open outside, then footsteps coming up the
stairs.

王,不安,化妆台前坐着,准备上口红,又放弃了,她听到门的声音,楼梯上有脚步声。

She bolts up, grabs a suitcase and starts throwing her belongings into
it, pretending that
she’s packing.
她跳起,抓起行李箱,把东西往里扔,假装收拾。

The footsteps stop by her door. Wang takes a deep breath. The door
opens.

脚步停了,王深呼吸,门开了。。。

更动原因:无
分析:心情复杂焦急,不想上口红了。易放人走了,王佳芝当然考虑撤退。王佳芝问阿妈易先生的行踪,实际是暴露后,撤退回老吴处前,希望落实易的态度,算是告别,也是感恩。我看电影就觉得,她说回香港很好笑,老吴又没有让她撤退,她说这个干什么,太冒险了。现在比较清楚了,这是撤退,但是易说了“你还回香港吗?”,和一批我相信,让她改主意留下了。这个“回香港”看来是真的要走!易先生去南京的几天,王佳芝要是直接撤退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根本不应该确认敌人的态度,这样是很危险的。但她对易先生有欲望,有些幻想,她犹豫不决,最后留下了

【床戏二】
They kiss passionately.
Later:
Naked, on the bed, Yee on top of her — he takes her face in his hands,
insisting that she
look in his eyes.
Afterwards, they hold each other.

他们热情的接吻

晚些:
赤裸,床上,易在上面,抓着她的脸,保持在自己视线(控制)中,后面,两人拥抱。

更动原因:无
分析:和电影差不多。两人在高度悬疑下在床上互相试探,爱疑交织,演出大戏,易将计就计,这是100%的。王识破易的识破,认为自己暴露,反将计就计,易也高度感觉到这个可能,.王再再…,反正都是高度疑似,却不能去问对方的,否则戏就破了,总之,两人不说破,戏先就这么演下去了,那边也有老吴的承诺,易对王的能力和胆子也有把握,他也意识到这个女人知道(怀疑)暴露,被自己放了,却选择了留下(不回“香港”),有些意思和情愫,他也陪君子继续,相信自己能够控制局面。对于王,这个部长不抓自己,对自己更好了,更爱了,虎穴余生,这不是比回老吴处还安全吗?她决定装傻留下,也坚决不直接对组织提此事,但是希望任务早早结束,因为自己已经暴露了,算有危险,而且戏已经变味变态了,状态异常奇怪,她人更加矛盾混乱变态。所以,捉放曹后,每次接头她都着急。希望合情合理的尽快结束这个已经暴露的演戏,否则不知那天东窗事发。易如何防范自己,她是想不清楚了,在双方的推动下,不知死活、模模糊糊的演下去,可怜的王姑娘。

即:王知道易知道王知道易知道王知道易知道她是重庆小女特务了,有点像Friend里面“They
know that we know, but they don’t know that we know they
know…”,您自己费神绕清楚吧!

【床戏三】

INT. APARTMENT — BEDROOM — SHANGHAI — NIGHT
Wang and Yee in bed, having sex in the dark.
They roll over, Wang on top.
She straddles him, slowly moving.
She closes her eyes, slowly rocking on him, then opens them, looks at
him.
On the chair next to the bed, his clothes hang. His gun and holster.
Her eyes drift to the gun, then back to him.
As she rides him harder, tears start to flow from her eyes.

福克森路公寓
黑暗中,王易在床上做爱
翻来覆去,王这次在上面了 (注:主动了,易放松了,和第2次比较)
她慢慢前后移动
她闭眼,慢慢摇动,又睁开眼看他
床边椅子,有他的衣服和枪
她眼光移到枪,又回到他
于是更猛烈的摇动,泪流。

分析:这里比电影简单,这个哭在电影里好像是因为自己投入太多,组织却不能行动。剧本里味道不同,似乎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投入爱上,不愿取枪去完成任务杀死易,她对这个两人的悬念戏,很矛盾困惑。易在剧本中没有注意她和枪。

【王佳芝的失控】

WANG CHIA-CHIH
You think I have him in a trap? Between my legs,
maybe? You think he can’t smell the spy in me
when he opens up my legs? Who do you think he
is?
王:陷阱?我两腿之间的陷阱?也许是吧。你当他是什么人,【重大删剪:分开我的腿就闻不出我这个特务的味道了(分开我的腿就不知道我是个特务了)】。

WANG CHIA-CHIH

He knows better than you how to act the part. He
not only gets inside me, but he worms his way into
my heart. I take him in like a slave. I play my part
loyally, so I too can get inside him. And every time
he hurts me until I bleed, and scream before he
comes, before he feels alive. In the dark only he
knows it’s all true.
王:他比你们还懂得戏假情真这一套,他不但要往我的身体里钻,还要象条蛇一样的,往我心里钻,而且愈钻愈深。我得象奴隶一样的让他进来,只有“忠诚”的待在这个角色里面,我才能钻进他的心里,每次他都要让我痛苦得流血、哭喊…他才能够满意,他才能够感觉到他自己是活着的,在黑暗里,只有他知道这一切是真的”

OLD WU
Okay, stop it!、

吴:“好了,不要再说了”

WANG CHIA-CHIH
That’s why I can torture him until he can’t take it
any longer, and I will keep going until I can’t go any
more.

王:这就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也可以把他折磨到撑不下去我还要继续…直到精疲力竭,我崩溃为止!

OLD WU
(yells)
That’s enough!

吴:“够了”
WANG CHIA-CHIH
Every time when he finally collapses on me, I think,
maybe this is it, maybe this is the moment you’ll
come, and shoot him, right in the back of the head,
and his blood and brains will cover me!

王:每次最后他身体一抽倒下来,我就在想,是不是就在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应该冲进来,朝他的后脑开枪,然后他的血和脑浆就会喷到我一身

OLD WU
Shut up!
吴:“住口”

She stares at him, almost defiantly.
Old Wu storms off. K’uang, almost in tears, looks at her, then follows
Old Wu out.

王盯着老吴,挑战的眼神
老吴冲出,邝几乎落泪,跟着出去了(注:应该去找老吴吵架去了,否则应该留下来安慰同学情人)

更动原因:隐藏王佳芝的将计就计

分析:

和红楼梦一样,色戒是个隐藏,需要索隐的电影,剧本中有许多重大线索都在电影中被删剪。很明显,电影删剪了超级重要的句子,“分开我的腿(进了我的身子)就不知道我是个特务了”。从删剪动机分析,马上知道了在实际电影中,导演本来想说的东西,就是王佳芝已经认为自己暴露(车上和福开森路公寓后她明确了),自己的情况应该是很奇怪和危险的,但又绝对不是正常的敌后危险状态和相应的心理反应,她知道,情报工作不可能进行,但是不能对同志说实话,她情绪失控。

原来我就说这个“你当他是什么人”和“戏假情真”可疑,因为从她的方向上,好像不应该知道易识破。但是我错了,台词是主观的,不能用客观解释,戏假情真,是主观的话,王怎么能说这个呢?她根本清清楚楚知道易不会杀她!两人演戏而已!她认为易在演假戏,但她认为易放她,不抓她,是因为他情真。易先生识破王,但他天性喜欢演戏,对太太们,是戏。易太太有言:“做戏给你们看的”。
对工作,更是戏。“比你懂怎么做娼妓”。
别人在他眼里,是戏。“跟着粉墨登场的一般人,还在荒腔走板地唱戏”。他习惯了。王佳芝呢,也是喜欢演戏的人,一个大一学生没演过戏,但是台上流泪成为当家花旦。两人是绝配。她上了桩,就容易下不来,“上了妆,你就不一样了””一次空前成功的演出,下了台还没下装,自己都觉得顾盼间光艳照人。”这次,她明明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就是冒险不下戏,还存在于扮演麦太太的心理空间中,和易这个戏子配戏,为了某种欲望,对过去其荣华富贵的家境的潜意识投入(剧本交待了她的家道中落),做出了自主而惊险的抉择,走钢丝,玩火,掩耳盗铃宁愿相信易是爱护她的,不可能抓她。老吴冲动说漏了“同一张桌子”,她也冲动说漏了嘴。

王佳芝在公寓“虐待”(实际是抓捕捉放曹)后,基本认为自己已经暴露,即识破了易的识破,易大概也了解了这个情况,两人在高度悬疑下表演一个不能去说破,去问对方的大戏,每次床戏和相处,都是互相试探,包括书房、深夜车内和虹口,她说的话,都是试探易先生。易先生你为什么不抓我呢?估计是王佳芝最想问的问题。她意识到是爱,易长时间不抓自己这个小女子,还买戒指给她,她感动,珠宝店更有动机放人。

至于在香港,其实王对此也有过怀疑,上海如果算99%,香港就算10%吧。一个特务,总是对自己是否暴露警惕,餐厅里易的举动和询问,也曾使她紧张,点烟的眼神交流,和其它的交谈,也是一种试探。在返回的车内,还有麦宅门口的悬疑勾引,都是试探。香港的任务结束,上海又继续,她倒是忘了易曾经对她高度怀疑,当发现易没有询问她的事情,上来就抓人,她马上想起往事。当然也明白了,自己大概是早早在香港就暴露了,具体如何暴露的,她头痛、生病、失眠也想不清。反正他不抓她,“跟老易在一起像洗了个热水澡,把积郁都冲掉了,因为一切都有了个目的”,演下去。她又不好给老吴说,自己也投入在这个戏里,冒死的享受和扮演,对于没有爱的女人,模模糊糊的走下去。易先生知道她这样暴露了,还留下,则继续陪她演戏,她更知道了这点,似乎更有安全的把握,循环下去。。。。总之,就是一个极其奇怪的心理戏剧。

王佳芝在戏内戏外游移,回到易公馆,就进了戏,也努力扮演配合易的关爱(要钻进他的心),见到老吴和小邝,她又出了戏,也惯性的,迷迷糊糊的,焦急地创造着各种机会。当珠宝店易送她戒指,她当然知道是送给大学生王佳芝的,而不是给麦太太的,她说了她不配戴(被爱,激动,王失控中放弃了麦太太的角色,回到原形,说出了底层老百姓没有信心的话语,同时易先生也回到原形,安慰她这个小特务,“我和你在一起”。两人是心照不宣的说了两句真话),超级美丽昂贵的礼物,让王确认了这个爱和这个“情真”,所以,这个无人爱的姑娘,总是被同学和组织利用的姑娘,她失控放人了。她自己捅破了这个戏,把易吓走,无论真跑还是假跑。易不在她的身边了,张秘书抓了她,易放不了她,她只能死。否则易只是爱那个麦太太,舞台上送戒指给你演的角色,你王佳芝何苦激动呢,和你王佳芝又有何干,要你冒死去破坏去叛变,帮戏中的麦太太放人。

当上司要求忠诚,表达重庆上峰对她极为重视,也“信任”她,希望她继续帮助做一段时间的情报工作(军火案),她没有一种底层小特务唯唯诺诺勉勉强强的反应,而是受不了了,冲动,发急,混乱,变态,和上司大吵大闹,而且还说漏了嘴,最后自己也有些后悔,自己太冲动,毕竟这也算是她和易先生的秘密。深夜特工总部门口,王佳芝提出情报任务,试探易的反应,她听懂了易的爱护,这下确认了自己的暴露,回公寓特别卖力,最后痛哭。吵架即发生在这个床戏之后,因为她确认了。

至于其它她在电影中的举动,就不解读了,也不是能推理的,大家可以好好揣摩她的心理状态,或者您自己把自己代入到这个角色,当易先生突然把你推到墙上,在下身明显不是为了性而搜了半天,然后被捆绑,你大概就清楚了。

最后一幕,在电影里,易先生对王佳芝的怀念,更深情,有爱情的感觉。剧本中,多是追忆这段演戏的日子,“死是我的鬼”,爱情不一定很深厚,而且没有根基,因为爱情的大戏已经结束了,那个爱的人,其实是戏中人,易先生必定不是爱什么麦太太。戏中的易先生,在这个假戏里,爱的是戏中演麦太太的王佳芝,不能离开这个戏。如果王佳芝回到原形,排队买大米的穷学生,他也不一定爱了,所以,对王佳芝的死,他也未必这么痛苦,最多是遗憾,死了一个算是意识里爱过的假人(那个麦太太同时和王佳芝一起死了),死了一个熟悉的爱国女青年,也遗憾这戏破,他知道,那是戏。

下面给个编剧的“揭秘”,基本足够证明:

<新民周刊>
《色戒》英文编剧夏姆斯:”..表演实际上是表演者和观赏者之间的默契,王佳芝表演“爱情”,易先生(观赏者)也在表演,他在表演欣赏,王佳芝还要表演对欣赏的欣赏。他们相互之间从一开始就有猜疑,但易先生对王佳芝有欲望,王佳芝对易先生也有欲望,所以他们悬置了怀疑和不信任,他们的爱情表演也是他们的自主选择。王佳芝最后的行动,不仅在具体故事里漏了底,引来杀身之祸,把自己毁灭,就戏剧线索而言,也毁灭了默契,令表演难以为继。”

【隐藏剧情梗概】和【总结一览】仅供懒得看钥匙文的朋友,读过的请跳过!

【《色戒》隐藏剧情梗概】

(威尼斯版,三面间谍,延安做好事版,张秘书延安双方布控真跑版,对军火案和刺杀场,请自由组合,甚至极端组合出:延安阴谋版)

■/西班牙眼
  
详析见 《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
  
(做唯一性剧情描述,与上文有略微出入,属民间解读,官方版本未见出炉)
  
1942年秋 日据上海
  
易先生是汪伪政府的特工部长,过着提心吊胆、朝不保夕的日子。张秘书是日伪上层派来配合监督控制易先生的,易先生完全是个傀儡,连家中的司机和阿妈都被张秘书收买了,用来监视易先生。易先生参加国民党之前曾是g*cd员,后脱党。投敌后,易先生和延安有了私下的来往,一直暗通延安苏维埃政权,副官和自己的姚姓司机都是延安派遣在他身边工作的地下党员,帮助传递情报和办理事务,除了情报,易也经常帮助供应延安急需的战略物资,由江南的延安游击队负责转运接受,这些物资和军火,很多都是直接是从重庆手上破获的,万一苏俄对日获胜,也算为他自己留条后路,他也从中获取报酬。老吴是重庆政府在上海的特务负责人,76号曾经杀害过他的家人,所以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前仆后继地暗杀易先生。日伪和重庆都在追查同一批失踪美国军火的下落。
  
在四年前的香港,易先生随波逐流地参加了汪精卫的和平运动,一直不太认同这个事业,心怀恐惧。邝裕民和王佳芝等六个爱国大学生都是岭南大学话剧社的,暑期设过美人计,王佳芝假扮麦太太,同学赖秀金出于嫉妒,还别有居心策划破除了王的处女之身。她通过邝的同乡曹副官和易太太打入了易家,希望诱杀即将投敌的易先生。大学生表演得很业余和拙劣,易先生及曹副官都起了疑心,通过几次交往,易先生自己识破了这个假麦太太,也安排曹副官调查出了他们真实的情况,王佳芝也对自己是否暴露有过疑虑,但是幼稚地无法确认。易先生对爱国学生不宜处理,投敌赴任,离港而去。大学生当然浑然不知。曹副官被解雇后去了大学生寓所,本来想改邪归正,却被大学生误会而被杀害。在暗中观察的重庆特务帮助下,除了王佳芝离开,邝裕民等同学都到了上海,成为老吴的手下。在这个秋天,邝裕民等同学作为重庆的正式特工,找到了也在上海读书的王佳芝,希望她继续帮助他们,完成暗杀易先生的任务,生活枯燥的王佳芝糊里糊涂的答应了老吴和同学,算是把此事做完,过去的代价也算有了个目的。途径仍然是易太太。易先生和来家里的许多太太都有奸情,易太太早就知道这个麦太太和丈夫在香港的交往,也很喜欢她,从未疑心,认为她比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安全可靠,于是照顾庇护她,创造条件成全丈夫,也算找个帮手。
  
这次又在易太太热心却糊涂的安排下,王佳芝再次假扮来上海跑单帮的麦太太,成功住进了上海的易公馆,易先生下班回家发现后,非常意外,也很紧张和恐惧,睡不好觉。过了几天,同对付老吴曾经派遣的两个重庆女特务一样,易先生亲自对她进行了抓捕,但是最终被这个爱国女青年,香港时期的旧情人感动了,他也是很喜欢她的,心软放弃了。易先生也被重庆持之以恒的暗杀努力,如此长期的安排,如此深、如此成功的这次打入所强烈震撼,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对自己汉奸的身份感到羞耻和忏悔,对自己失落的青春理想感到自怜和悲哀。王佳芝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但不能得到易的亲口确认。为了易的这个放人,也许是爱,就继续演戏和试探,懵懵懂懂的演了下去,他们彼此有欲望,悬置了怀疑和不信任,表演爱情和欣赏,王佳芝一直不能确认易是否明确,她不是情报员,其实是来帮助刺杀他的。

日美战争意外爆发,汉奸们痛哭流涕,知道绝对无取胜可能。就在这年,中途岛和瓜岛失利后,日本战争形势急转直下,易先生对形势做出了新的判断,如果日本投降,必定是美国人支持的重庆政府上台,他还需要再留这条后路,也换取重庆对自己生命的保障。王佳芝这个单纯的姑娘和她的这次行动促使易先生很快下了决心。这些日子,他私下里通过旧交又接触了重庆方面。但节骨眼上,正好部里发生了重庆情报站被破获和易先生在中供党校的同学落网的案件。行动中牵涉重庆的一批美国先进军火,眼看抗日军火不保,易先生只能按往常一样把这个情报交给了也在抗日的延安,延安的地下人员转运给了新四军,他回家烧掉了部里的文件。易向重庆的最高层传递了明确投靠的意愿,但却没有提军火的下落,表示自己也不完全知情,推到日本人头上。重庆高层对他本人和这批军火都非常重视,当得知日本人居然也在查,于是疑心他也和延安有染,担心他转运给了延安,希望把这个军火的事情调查清楚,也拉拢他投靠过来,把军火交回来。通知了易先生暗杀取消,也同时向上海前线的指挥官老吴下发了这个命令,易先生成了一个三面人,有日(汪),苏(毛),美(蒋)三条后路。
  
敌我关系转换后,易先生对王佳芝的态度完全不同了,两人多次偷情,感情升温,在高度悬疑下,戏假情却真,易太太也都知情,这正符合她的心愿,易先生也都明白,夫妇心照不宣。易先生有了私心,希望这个情人能够长期在自己身边,也算保护她。王佳芝虽然暴露,但是对于己方组织,还是惯性的执行任务。她向易先生提出搬入易在外面的一间公寓,方便部署其实已经取消了的暗杀。在王佳芝搬家之前,易先生为了防止意外,也担心重庆上海站没有收到命令,或者王佳芝将被撤离。他通过重庆高层,专门为王佳芝的事情,安排了饭局,和此事的负责人老吴,私下会了面。两人当面协调,落实了此事。老吴再次承诺重庆的命令不再暗杀他,承诺也将对下属说明暗杀取消的事情。两人同意将王佳芝作为普通卧底留在易先生身边,暂时不撤离,易先生也向老吴承诺,保证她在敌后的安全。没想到,老吴回去后,由于个人盘算,并没有向下属说明暗杀其实已经完全取消,只是以查军火的名义暂时拖着,王佳芝本人和大学生们都很着急,但并不知道实情。
  
有了老吴的承诺,易先生这下放心了,认为王佳芝也一定接到了老吴的命令,安心长期扮演麦太太。但是意外发生,暗杀组的组长邝裕民一直深爱着王佳芝,看到爱人的危险处境,心急如焚,希望她早日摆脱,决定不管老吴批准与否,私下动手,他和同样蒙在鼓里的王佳芝,策划在珠宝店暗杀掉易先生。老吴表面上必须执行重庆的命令,但心里一直很不情愿,他和易有杀妻害子的深仇大恨,看到大学生们着急的情况,故意放权,也配置了卧底枪手和武器给邝裕民,让他任意支配。很快也知道了邝裕民的这个安排,装傻躲避,希望利用易投靠重庆之前最后的机会,借刀杀人公报私仇,同时单独对卧底吩咐了暗杀后的逃跑方式,安排事后牺牲掉大学生们。
  
幕后的张秘书和延安都早早调查出大学生小组的情况,进行了跟踪,张秘书无法判断王佳芝是否是重庆方面帮助易先生传递情报的特务,疑心易先生和重庆的来往和这批军火的下落,暗中观察,同时也要保护易先生。这天下午,张秘书和延安双方都在咖啡厅和珠宝店布置了专业特务,防止意外,邝裕民看情况不妙取消了暗杀。不幸的是王佳芝误认了珠宝店内外的特务,以为是老吴新派的枪手,看到易先生亲切的神态和爱护的话语,被诱发动了真情,易先生用延安给的报酬,化高价送王佳芝一个昂贵的鸽子蛋戒指,她被触动,情感脆弱,阵前背叛,叫易先生快走。王佳芝毁灭了默契,令两人表演难以为继。易先生被突然一击,一时想不出哪里出了错,飞奔逃逸。张秘书马上封锁,抓到了全部大学生和王佳芝本人,老吴的卧底枪手按照原定计划逃脱,易先生为了撇清关系和表达忠心,无法再行保护,在张秘书胁迫下无奈签字,对爱人和其他学生执行了死刑,回家后痛苦自责。大学生们被老吴利用当做了棋子和炮灰,成为三方专业特工机构斗争的牺牲品,易先生和延安及重庆政府的暗通款曲更增加了时代的价值错乱。王佳芝到最后都不知道,她经由内心挣扎和折磨,做出巨大牺牲,最后不惜出卖自己灵魂选择背叛,牺牲自己和所有同志的年轻生命,去破坏的暗杀,却原来毫无价值,是一场已经取消,也不可能再发生的暗杀。张秘书借口搜查了易公馆,找到了一些军火案的证据,王佳芝本来想救易先生,不但造成国民党团队的灭亡,而且最终也毁了易先生,丧钟也为他而鸣。

汇总电影不易看出的”秘密”,或者剧组官方揭秘过的,天涯老钥匙文未涉及的新独立大主题,均有单独文,看过最新钥匙文和剧本分析文的无需看:
        
张秘书和他的特务们(含刺杀场真相)(官方已揭秘身份)
老吴和小邝的秘密(含邝情杀,易暗通重庆,吴仇杀和老吴故意牺牲大学生)
易先生原来是地下党?(延安卧底,三面间谍,书房的秘密,苏俄在中国,欧阳的秘密,含军火案的秘密和剧本版刺杀场分析)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08032/
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官方已揭秘)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5590/
易太太的秘密(养新小妃子,太太们的秘密,麻将评弹戏的秘密)
(官方已揭秘)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09205/
是谁抓的王佳芝?(王被捕之谜,走错车路问题,车夫是特务,封锁线上的特务,争议最大)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0297/
赖秀金的阴谋(从港到沪,暗算王佳芝)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2343/
意识形态的秘密(未知,参见学者文)
历史政治寓言的秘密(未知,参见学者文)

  地址介绍:(均曾首发天涯影视评论):
  《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42635/
(文字版)
  
(图解版,含麻将等)
  《色戒》剧本与电影之差异探究
  

大家没有觉得,这很有问题吗,她和麦太太其实并不熟悉,在香港的最后见面还是闹翻了,但是一到上海,就邀请到家住,处处关心照顾体贴,难道就是为了打麻将方便。做事都是有动机的,这么高的规格礼遇,一定是把这个女生放到高的位置上了。光用打麻将和找人聊天为理由,根本不够。易太太也许没有香港时期那么计较丈夫的外遇,但是从电影看,易太太精神气质没有变化,而且也不断和马太太之流进行交战,

这引出另一个重大原因,除了为丈夫外,为什么易太太和王走的这么近,不是找人打麻将,找人说话,而是要找个年轻听话的自己人,找人“打架”。同刺杀一样,也有不同的小组。

分组1:易太太(主攻) 梁太太 麦太太 (副攻)
分组2:马太太(强力主攻) 廖太太(副攻) 萧太太(中立,副攻)

结果是:半斤八两,棋逢对手。

香港时期,萧太太和朱太太再怎么样,也是尊敬她的,客客气气的。现在到了上海,丈夫的另外两个老情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展开了猖狂的进攻。马太太(猫样抽烟那位)和廖太太(大东亚吃不腻的那位),经常直接叫板。自己的帮手实在太弱,或者是,人员不够。梁太太(四川人)被马打的早就是“头破血流”,不堪一击,她根本斗不过马太太,注意眼神。这下好了,来了个年轻的女人,丈夫新的情人,和自己站在一起,没打就先赢三分。而且就在家里,梁太太不在,每次也不会一个人战斗了。其实,电影说明,这个麦太太自己倒没有帮上很大忙,是易太太用她做借口杀了几次马的威风,这个“放野”了的女人的威风。麦太太这个幼稚特务,怎么能和上流社会的太太斗,一对一,根本不是马的对手。评弹戏,她好意问马,要带什么私货,马根本不理她。后面麻将戏,她虚的很,老易眼神一示意,她真的害怕马太太了。她没有去过蜀禹,马太太根本看不起她。这些官太太中,当然看不起她这个商人太太。不管如何,有了年轻的麦太太在,自然就赢了那些女人,就有了配合帮手,易太太每天都很开心,后面的戏完全是这样的,其它太太已经被她们两个完全压制了,马太太天天气的吐眼圈。

(麻将-王第一次打入场)

丈夫回家见到老情人很意外很高兴,易太太送给丈夫一个大礼物。丈夫每天回来都是提心吊胆的样子,已经不笑了,今天居然笑了。麦座在易太身边,简直就是姨娘陪太太。她要拿烟给她,走了,丈夫也上楼了,她不再管,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的。丈夫后面没有问她什么,她知道他的心思。廖太太和她是“敌对”关系,这场戏表达了,廖的口气很嚣张,比较骄傲。在这些太太里,廖太太似乎地位比较高。在上海,萧太太没有说话。

(早餐场)

早餐的格局,分明是个小陪大,她亲切的告诉自己和易先生的秘密,她和易先生很好很恩爱,但是易先生睡不好,这暴露丈夫身体的秘密是啥意思。就是把丈夫的身体情况交待给她,交接班,就是你也要注意这些情况,你和他睡的时候,别忘了捂脚丫。京剧武家坡,也许也有含义,和其它将领一样,包括蒋介石,这些北伐军人都把原配扔在家乡,易太太年轻的时候,一定经历过王宝钏的遭遇。易先生类似薛平贵,年轻时候,一身本事,离乡背井,投入革命,当然是有了“战功”,节节高升,多年后才回到家乡,接回原配。战争结束,丈夫安定下来后,她又经历了另一种王宝钏的遭遇,丈夫花心,工作繁忙加上外遇,常常夜不归宿,没有夫妻生活,她习惯独居于所谓“破瓦寒窑”。

易太太显然把麦当作自家人了。易先生直接问客人的行动,她故意没有带她出去打牌,留下这个下午。她对老易的把戏清楚的很,从年轻的时候就清楚。香港戏中,什么都瞒不过易太太,只是她不说罢了。

(评弹场)

马太太隆重登场,一看就来者不善。梁太太热情让座后,易和梁坐在一起(从口气,梁没有问题,大概是所有太太中最清白的),马的眼神很恶毒,大概的意思是你这个男人这么多天不找我了,我很气愤。你的话难道都是假的?你现在有了这个年轻的,是不是?接着向麦展开进攻,因为麦住在家里,是老易最近不和她搞的最可能的理由。先问别人,却又不屑回应别人的好意,说明什么,根本是故意搞你,逗你玩出气,给易先生听。苏岩在《色戒》中饰演马太太,“和其它几个麻将太太相比,我扮演的那个人物要承载一个非凡任务,所以比其他人要有戏。”
苏岩透露,“马太太其实跟易先生也是上过床的,
然后她发现了易先生跟王佳芝之间的暧昧关系,不禁醋意十足,
在开片那场麻将戏中,
易先生和王佳芝的眼神交流是要靠马太太从中间过渡传递的。拍那场戏的时候,导演经常是让我看完了王佳芝就要看易先生,然后在王佳芝说话的时候还要瞟别人的反映。这种变化不仅要求迅速,更要准确,同时还不能打错了手里的牌,那种要求简直是细到毫厘!”

(出门场)

易太太要出门看梁太太,倒霉的四川太太摔了一跤,也许根本没有这事。一批暗示台词登场了。首先,梁太太是自己的人,这里明确了,在麻将战场上,梁太太一直都是帮忙的,易太太出去逛街娱乐也往往带上梁。阿妈是张秘书眼线没错,当然也是易太太眼线,也不能叫眼线,自己家乡的人本来就是自己人,”我一天都不在,家里你帮我看“,故意跑到外面说,知道麦必定听的到,声音很大,麦果然听到,我不能说一定是给她听,但是她确实要走一天,而且安排阿妈照顾家,特别是照顾麦太太。要求阿妈“看着”家,回来报告。她一定安排阿妈观察过麦的起居。王下楼偷听主人卧室,阿妈借问早餐查询。了解了她的头痛情况。易去南京好几天,这个女人又要回香港,易太太已经完全了解了麦的心理和身体情况。麦太太没有胃口,起来给她弄吃的;麦太太这两天头疼的不得了,让阿妈拿药。这种照顾体贴已经完全超越一般客人的程度。“麦太太这两天头疼的不得了”我说是个暗示台词大家可否接受。麦头痛显然是心理上的,不会向易太太说,这是阿妈报告的,她也看在眼里。门口张望寝食不安的大白狗在前一个镜头里和王已经同化了,那易太太摸这个狗头,显然是暗示对王这个小妃子的爱抚。今天男人回来,她作为太太应该知道,到梁家避一避(这有些牵强,选择接受)。前两次床戏,易太太都神秘的走一天,第三次床戏,干脆对两人晚上同时都不回家,不闻不问,不是巧合吧,应该是导演的设计。易太太晚上回来后,男人在家,阿妈当然可能告诉情况。她更有数了。麦没有回香港,这当然是易先生的安排。易先生和麦的发展,她是
清清楚楚,女人能不了解女人吗,王又这么幼稚,藏不住,连阿妈都瞒不住。太太能不了解丈夫吗,也瞒不住。半夜麦下楼,易太太知道不知道,没有线索。但是丈夫和麦经常一起失踪总是事实。有些天,麦太太没有回家过夜,男人也没有回来,这总是问题。她高兴,这本来就是自己的心愿。

这里还要证明,易先生也知道夫人的这个安排。太太了解自己的外遇情况,这是明摆的,大家不说罢了。过去那么多太太的事情,她都知道。易先生一看太太把王安排进自己的窝,就什么都清楚了。在香港太太明明知道她们有些暧昧,而且自己是色鬼,那就一定是放任自流,怂恿自己和这个女人交往。当然,好像她自己也喜欢这个小姑娘。早餐桌上,他当然也不怕了,直接问客人的行动。回到家,什么都不想,就冲到屋子里,按照时间分析,他根本没有问阿妈太太的情况,就去屋子了。后面几个小时都没有出来。假设他知道太太全天不在,他这么做也是猖狂的。后面公寓的安排,更是不需要和太太打招呼,麦在魔窟等这么久,虹口回来这么晚,易太太当然不会着急,有丈夫陪着,她很放心。根本就是一场,夫人眼皮子底下,夫人完全放手的爱情。最后一场戏更清楚,再分析。

(麻将-比戒指场)

马太太在这场戏中是重要人物,和易太太的小组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她一档三,疲于招架。马太太和易太太你来我往,煞是精彩。梁太太不是对手,缩在一边,和麦要丝袜去了。易和麦显然是你来我往互相配合,气的老马直吐烟丝,她们两个都说上海话,说明一致对外的密友。易太太这场完全控制了局面。马前些日子请易太太吃饭,易太太根本拒绝。易太太说了,她恨不得告诉老马,你在我这乱搞,把你放野了。显然,麦到达易家之前,是马太太的天下,是主人常宠幸的人。麦来了,帮助易太太彻底打倒了最大的敌人。西药的戏,说明易太太从来没有怀疑过麦的身份,如果她知道这是特务,她不敢带来家,带来,就是要丈夫死,没有证据表明她想丈夫死,她是爱丈夫的。“以后你勤来来,来了也有地方住,是吧”,表情非常愉快而且导演特写的也非常异常,大家注意这个表演,完全是收房的感觉,非常不一般。把以后都安排了,你说这个台词是不是过分了。这个地方不是指家,老吴吵架戏第一个台词,就是麦太太表示自己租了公寓(其实是易家的公寓),以后不住家了,下周日搬出。那和你易太太有什么关系呢?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因为她和丈夫根本都商量好了,这个公寓拿出来给麦。台词也提示,麦同时给夫妇两个提出搬家的。这是电影开场,倒叙,观众都没有听出,这问题很大。

这些日子,他们恋爱情爱搞的很好,易太太满意,丈夫最近的心情身体都不错,我相信,脚也热乎了。当然,全靠麦太太肉体的努力和爱情,她帮自己伺候丈夫这个野兽,不用看,她知道异常辛苦,电影都表现了,王很受罪,痛并快乐着,观众也看得喘不过气,姑娘累的还被中宣部删了一些。

后面易先生就回来了,皇上来了,嫔妃借口比戒指,突然明争暗斗结束,开始争宠撒娇,每个人的脸和语气都变了。王珠宝店回来就告诉易她选了鸽子蛋,这是车上台词明确的,易要她回来告诉他。过了几天,易在这个牌桌上故意谈,抬高了王的地位。马的戒指显然也是不久前易送的,她斜眼看着,心里骂骂咧咧,你这个负心汉,你送我戒指,为什么抛弃我。老马去南京一直不在,你为什么不玩我了,我要你要我!她早看出麦和他的关系,这在小说里比较明确。易先生也提醒麦注意。看到麦要走,马太太最后的镜头是彻底认输。梁没有送戒指之说,应该和易没有肉体关系。所以她和易太太走在一起。易太太看中一个戒指,易不买给她,说明易常常给情人买戒指,易太太倒没有戏,这很正常。正宫娘娘和其它妃子人手一个戒指,够了。这点,易是公平的。区别是,王的戒指是自己去挑的,而且最大。易太太大概是不可能知道易先生给这些女人都买戒指了。

易先生来了,麦突然要走,易太太知道他们的把戏。她知道每一次王出去和的易约会,还有两次床戏,都是她创造的。她去萧太太家陪老奶奶打牌走一天,一早明确告诉两人,麦没有事情,你应该带上她,是故意放假给丈夫。知道丈夫今天回家,麦太太寝食不安等他,去看望梁太太则又是一天。

其它太太火了,易太太对麦太离席态度最好,完全是自家人护着。下面就是一个重点证据,用自己的车送麦太太去。这是为什么呢?看电影的时候我也没有注意这个细节。现在全清楚了。王说“易太太不是”(下午要用车吗)。为什么要派自己的车送麦。这当然没了问题,看麦约的这么急,她帮忙送她到丈夫的老地方去等丈夫,宁愿耽误自己用车。这是清清楚楚的表示了,易太太完全知道他们的活动。那么我上面的推理就没有什么漏洞。不久,丈夫也走了,她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谁知道,两个中的一个其实去了石矿场,另一个晚上回来哭兮兮的坐在麦的床边摸床单。

(最后一场)

最后的收官,也是最大的证据。下午家里出大事了,不得了的大事,抄家灭门的大事。丈夫和情人迟迟未归,部里人刚刚抄搜了家,没有像红楼梦的女当家哭哭闹闹。易太太表现了她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抵御狂风暴雨,驾驭着她和他的家,还有她身边的人-那些大多数都是和她丈夫有一腿或曾经有过一腿的女人的高超能力。大屋可能崩塌,家庭可能毁于明旦。后面楼上时,她身体已经站立不稳,声音紧张发颤,恐惧疑惑,但在楼下,依然谈笑风生,强作镇静。牌局照例进行,“什么都别说”,听“胡出辣子”的口气,非常平静和往常一样,这种“大丑”不能外扬,显示出这个太太对这个家庭的强力保护和非同寻常的心理素质。易太太一直等丈夫,心中一定无比焦急,脸上不动声色,10点钟,听到丈夫回来很自然的马上就上麦的房间来看,很自然的找到,这是证据,可见平时易下班经常偷偷过来。她全知道他们的关系,易也知道她知道,都是她安排的。甚至,易太太更加知道,丈夫也知道明白这个安排,夫妻是心照不宣而已,现在可好,窗户纸捅破了。丈夫坐在麦床上,台词是“张秘书….拿走一些她的东西”,而不是“麦太太的东西”,说明她心里知道易先生完全了解这个“她”是谁,他们暗地里熟的很。丈夫回来就扑进麦的房间抚摸床单,眼泪汪汪,易太太脸上没有任何意外和吃醋方面的表情,这不是最大的证据吗。表情反而完全是担心麦太太和丈夫的安危,麦这个丈夫的爱人出事了,她也很为丈夫难过。张秘书傍晚搜了麦房间和丈夫书房,清清楚楚,两个人全部出大事了。那么麦太太就是特务,这把她吓死了,三年前就发动,自己接入香港家里,上海这边,自己从大东亚接入,全是自己引来的。她全清楚了。女人已经弄死了,她估计到了。丈夫这个鬼样子,爱情相当深的情人死了才会这么难受,她没想到丈夫对这个情人很不同。丈夫的将计就计她不会知道,只能认为,部里特工发现了麦的特务痕迹,张秘书抓人后,甚至是丈夫下令抓人后,无奈按惯例杀死她。这第三个最厉害的重庆女特务,居然打入家里,当然不能例外。她当然开始恨麦太太,原来是利用我,执行任务要害丈夫,下午咖啡厅或者公寓约会一定出了大事,丈夫可能死里逃生,这她想到了,下午的情况早就回忆了,司机说去了南京西路,她也知道这个地点,丈夫后面才去,可能后面重庆部署了刺杀。麦太太,一切都是假的,她倒是不知道里面的奥秘,但是丈夫的心确实被勾住了,全是自己的错,自己好后怕。易也马上说了一些话,她也问了,出了什么事情,丈夫让她下去玩牌继续她的表演,她全明白了,麦一定死了。丈夫投靠重庆,她不可能知道和猜出,那张秘书进书房是什么意思,张秘书的地位和军火她不知道,死了人,自己惹来的人,丈夫被查,所以最后的表情是迷惑和恐惧,身子有些软,转身下楼,自己的祸闯的大,香港就发动,现在才实施,不能怪自己,重庆太厉害了。而且丈夫自己也没有看出,相信不会特别埋怨自己,好在大家都平安,那书房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麦太太把什么东西放到书房了?被如此深的打入,看丈夫这个样子,事情没完,弄不好还要出大事。那边,易先生美人计将计就计搞砸了,这边,易太太的纳新成全老爷对付其它太太的算盘也砸了,还差点要了丈夫的命,毁了家。这天,是易家灾难的一天。丈夫的脚又要冷了,睡不好了,心情更加恶劣了,以后也再不敢打这个算盘了,虽然自己讨厌,但毕竟知道底细,还是这些马太太们的肉体安全。希望平平安安,丈夫不要有牢狱性命之灾,宁愿简简单单两个回安徽老家过日子,也不要在这里提心吊胆。

(太太戏密切的麻将、眼色等细节分析图解,见图解版,地址在附录)

一串证据,汇聚易太太算盘上

        易太太精明警惕关心丈夫保护持家–》姿态低知道男人习惯花心和偷情睁眼闭眼–》香港麻将桌和王闹翻知道丈夫和王暧昧–》不让送–》上海在家住是放任自流给丈夫情爱–》太太们凶猛斗争–》需要听话年轻的小妃子—》早餐格局说私房秘密嘱咐麦注意丈夫身体情况–》无微不至照顾体贴—》两次床戏都巧合离家1天–》两人不回家过夜不疑心–》正确预测头痛阿妈监视—》麻将桌和麦配合默契要常来住自家公寓–》麦太离席态度最好完全是自家人–》自己下午不用车了送麦紧急约会—》神色不意外不吃醋去麦房间找到丈夫摸床哭发现出大事我闯的祸回安徽比这提心吊胆好


《南都》李安采访中的”揭秘”部分
  
  
李安:….我看张爱玲小说《色,戒》,从看的第一遍起,就没有相信过易先生不知道王佳芝是干什么的,完全不可能!或者易太太怎么可能完全不晓得这么一回事!我的拍法,表面上好像大家都不晓得,但事实上大家也都在演一出戏。

陈冲博客

  
陈冲
“…李安来电话跟我说,易太太对他来说很重要,她是电影的一个秤砣,压阵的。李安要我身上的一种风度和气质。易太太在一个很不利于她的情况下,驾驭着她和他的家,还有她身边的人-那些大多数都是和她丈夫有一腿或曾经有过一腿的女人。挂了电话我就义不容辞地答应去演易太太了。

  


【隐藏剧情梗概】和【总结一览】仅供懒得看钥匙文的朋友,读过的请跳过!

【《色戒》隐藏剧情梗概】

(威尼斯版,三面间谍,延安做好事版,张秘书延安双方布控真跑版,对军火案和刺杀场,请自由组合,甚至极端组合出:延安阴谋版)

■/西班牙眼
  
详析见 《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
  
(做唯一性剧情描述,与上文有略微出入,属民间解读,官方版本未见出炉)
  
1942年秋 日据上海
  
易先生是汪伪政府的特工部长,过着提心吊胆、朝不保夕的日子。张秘书是日伪上层派来配合监督控制易先生的,易先生完全是个傀儡,连家中的司机和阿妈都被张秘书收买了,用来监视易先生。易先生参加国民党之前曾是g*cd员,后脱党。投敌后,易先生和延安有了私下的来往,一直暗通延安苏维埃政权,副官和自己的姚姓司机都是延安派遣在他身边工作的地下党员,帮助传递情报和办理事务,除了情报,易也经常帮助供应延安急需的战略物资,由江南的延安游击队负责转运接受,这些物资和军火,很多都是直接是从重庆手上破获的,万一苏俄对日获胜,也算为他自己留条后路,他也从中获取报酬。老吴是重庆政府在上海的特务负责人,76号曾经杀害过他的家人,所以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前仆后继地暗杀易先生。日伪和重庆都在追查同一批失踪美国军火的下落。
  
在四年前的香港,易先生随波逐流地参加了汪精卫的和平运动,一直不太认同这个事业,心怀恐惧。邝裕民和王佳芝等六个爱国大学生都是岭南大学话剧社的,暑期设过美人计,王佳芝假扮麦太太,同学赖秀金出于嫉妒,还别有居心策划破除了王的处女之身。她通过邝的同乡曹副官和易太太打入了易家,希望诱杀即将投敌的易先生。大学生表演得很业余和拙劣,易先生及曹副官都起了疑心,通过几次交往,易先生自己识破了这个假麦太太,也安排曹副官调查出了他们真实的情况,王佳芝也对自己是否暴露有过疑虑,但是幼稚地无法确认。易先生对爱国学生不宜处理,投敌赴任,离港而去。大学生当然浑然不知。曹副官被解雇后去了大学生寓所,本来想改邪归正,却被大学生误会而被杀害。在暗中观察的重庆特务帮助下,除了王佳芝离开,邝裕民等同学都到了上海,成为老吴的手下。在这个秋天,邝裕民等同学作为重庆的正式特工,找到了也在上海读书的王佳芝,希望她继续帮助他们,完成暗杀易先生的任务,生活枯燥的王佳芝糊里糊涂的答应了老吴和同学,算是把此事做完,过去的代价也算有了个目的。途径仍然是易太太。易先生和来家里的许多太太都有奸情,易太太早就知道这个麦太太和丈夫在香港的交往,也很喜欢她,从未疑心,认为她比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安全可靠,于是照顾庇护她,创造条件成全丈夫,也算找个帮手。
  
这次又在易太太热心却糊涂的安排下,王佳芝再次假扮来上海跑单帮的麦太太,成功住进了上海的易公馆,易先生下班回家发现后,非常意外,也很紧张和恐惧,睡不好觉。过了几天,同对付老吴曾经派遣的两个重庆女特务一样,易先生亲自对她进行了抓捕,但是最终被这个爱国女青年,香港时期的旧情人感动了,他也是很喜欢她的,心软放弃了。易先生也被重庆持之以恒的暗杀努力,如此长期的安排,如此深、如此成功的这次打入所强烈震撼,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对自己汉奸的身份感到羞耻和忏悔,对自己失落的青春理想感到自怜和悲哀。王佳芝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但不能得到易的亲口确认。为了易的这个放人,也许是爱,就继续演戏和试探,懵懵懂懂的演了下去,他们彼此有欲望,悬置了怀疑和不信任,表演爱情和欣赏,王佳芝一直不能确认易是否明确,她不是情报员,其实是来帮助刺杀他的。

日美战争意外爆发,汉奸们痛哭流涕,知道绝对无取胜可能。就在这年,中途岛和瓜岛失利后,日本战争形势急转直下,易先生对形势做出了新的判断,如果日本投降,必定是美国人支持的重庆政府上台,他还需要再留这条后路,也换取重庆对自己生命的保障。王佳芝这个单纯的姑娘和她的这次行动促使易先生很快下了决心。这些日子,他私下里通过旧交又接触了重庆方面。但节骨眼上,正好部里发生了重庆情报站被破获和易先生在中供党校的同学落网的案件。行动中牵涉重庆的一批美国先进军火,眼看抗日军火不保,易先生只能按往常一样把这个情报交给了也在抗日的延安,延安的地下人员转运给了新四军,他回家烧掉了部里的文件。易向重庆的最高层传递了明确投靠的意愿,但却没有提军火的下落,表示自己也不完全知情,推到日本人头上。重庆高层对他本人和这批军火都非常重视,当得知日本人居然也在查,于是疑心他也和延安有染,担心他转运给了延安,希望把这个军火的事情调查清楚,也拉拢他投靠过来,把军火交回来。通知了易先生暗杀取消,也同时向上海前线的指挥官老吴下发了这个命令,易先生成了一个三面人,有日(汪),苏(毛),美(蒋)三条后路。
  
敌我关系转换后,易先生对王佳芝的态度完全不同了,两人多次偷情,感情升温,在高度悬疑下,戏假情却真,易太太也都知情,这正符合她的心愿,易先生也都明白,夫妇心照不宣。易先生有了私心,希望这个情人能够长期在自己身边,也算保护她。王佳芝虽然暴露,但是对于己方组织,还是惯性的执行任务。她向易先生提出搬入易在外面的一间公寓,方便部署其实已经取消了的暗杀。在王佳芝搬家之前,易先生为了防止意外,也担心重庆上海站没有收到命令,或者王佳芝将被撤离。他通过重庆高层,专门为王佳芝的事情,安排了饭局,和此事的负责人老吴,私下会了面。两人当面协调,落实了此事。老吴再次承诺重庆的命令不再暗杀他,承诺也将对下属说明暗杀取消的事情。两人同意将王佳芝作为普通卧底留在易先生身边,暂时不撤离,易先生也向老吴承诺,保证她在敌后的安全。没想到,老吴回去后,由于个人盘算,并没有向下属说明暗杀其实已经完全取消,只是以查军火的名义暂时拖着,王佳芝本人和大学生们都很着急,但并不知道实情。
  
有了老吴的承诺,易先生这下放心了,认为王佳芝也一定接到了老吴的命令,安心长期扮演麦太太。但是意外发生,暗杀组的组长邝裕民一直深爱着王佳芝,看到爱人的危险处境,心急如焚,希望她早日摆脱,决定不管老吴批准与否,私下动手,他和同样蒙在鼓里的王佳芝,策划在珠宝店暗杀掉易先生。老吴表面上必须执行重庆的命令,但心里一直很不情愿,他和易有杀妻害子的深仇大恨,看到大学生们着急的情况,故意放权,也配置了卧底枪手和武器给邝裕民,让他任意支配。很快也知道了邝裕民的这个安排,装傻躲避,希望利用易投靠重庆之前最后的机会,借刀杀人公报私仇,同时单独对卧底吩咐了暗杀后的逃跑方式,安排事后牺牲掉大学生们。
  
幕后的张秘书和延安都早早调查出大学生小组的情况,进行了跟踪,张秘书无法判断王佳芝是否是重庆方面帮助易先生传递情报的特务,疑心易先生和重庆的来往和这批军火的下落,暗中观察,同时也要保护易先生。这天下午,张秘书和延安双方都在咖啡厅和珠宝店布置了专业特务,防止意外,邝裕民看情况不妙取消了暗杀。不幸的是王佳芝误认了珠宝店内外的特务,以为是老吴新派的枪手,看到易先生亲切的神态和爱护的话语,被诱发动了真情,易先生用延安给的报酬,化高价送王佳芝一个昂贵的鸽子蛋戒指,她被触动,情感脆弱,阵前背叛,叫易先生快走。王佳芝毁灭了默契,令两人表演难以为继。易先生被突然一击,一时想不出哪里出了错,飞奔逃逸。张秘书马上封锁,抓到了全部大学生和王佳芝本人,老吴的卧底枪手按照原定计划逃脱,易先生为了撇清关系和表达忠心,无法再行保护,在张秘书胁迫下无奈签字,对爱人和其他学生执行了死刑,回家后痛苦自责。大学生们被老吴利用当做了棋子和炮灰,成为三方专业特工机构斗争的牺牲品,易先生和延安及重庆政府的暗通款曲更增加了时代的价值错乱。王佳芝到最后都不知道,她经由内心挣扎和折磨,做出巨大牺牲,最后不惜出卖自己灵魂选择背叛,牺牲自己和所有同志的年轻生命,去破坏的暗杀,却原来毫无价值,是一场已经取消,也不可能再发生的暗杀。张秘书借口搜查了易公馆,找到了一些军火案的证据,王佳芝本来想救易先生,不但造成国民党团队的灭亡,而且最终也毁了易先生,丧钟也为他而鸣。

汇总电影不易看出的”秘密”,或者剧组官方揭秘过的,天涯老钥匙文未涉及的新独立大主题,均有单独文,看过最新钥匙文和剧本分析文的无需看:
        
张秘书和他的特务们(含刺杀场真相)(官方已揭秘身份)
老吴和小邝的秘密(含邝情杀,易暗通重庆,吴仇杀和老吴故意牺牲大学生)
易先生原来是地下党?(延安卧底,三面间谍,书房的秘密,苏俄在中国,欧阳的秘密,含军火案的秘密和剧本版刺杀场分析)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08032/
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官方已揭秘)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5590/
易太太的秘密(养新小妃子,太太们的秘密,麻将评弹戏的秘密)
(官方已揭秘)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09205/
是谁抓的王佳芝?(王被捕之谜,走错车路问题,车夫是特务,封锁线上的特务,争议最大)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0297/
赖秀金的阴谋(从港到沪,暗算王佳芝)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2343/
意识形态的秘密(未知,参见学者文)
历史政治寓言的秘密(未知,参见学者文)

“对于最近网络上的热点讨论,李安导演本人表示对于网友的质疑也很了解,他坚信观众有自己的解读权利,李安表示:“一部电影,给人家讲得太清楚了,没有猜测,也就是说讲白了,就没有意思了。”李安认为,观众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是明年可能会写一本书,在这本书里会给观众详细地介绍有关的情节—某新闻”

  【笑话】
        
  《易先生的女人们》
        
        
  易太太–捂脚丫,不生育,长期没有性关系
        
  萧太太(何赛飞,两场麻将)–眼神表示当晚要在半岛酒店上床,兴奋,萧先生当晚可能有事,明确有性关系
        
  朱太太(留电话场麻将太太,两场麻将)—开始很谦卑,后翻牌吃醋
,冲动下暴露他们比较熟悉,明确有性关系
        
  马太太(苏岩,一场麻将一场评弹)—-戒指是易送的,眼神不对,易太太烦她,明确有性关系
        
  廖太太(说大东亚吃饭不腻的,一场麻将)—半信半疑,至少敢和易太太叫板,可能有性关系
      
  梁太太(四川人,管大米的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没有证据,”上街让易先生逮住“,没有性关系
        
  麦太太(全部麻将评弹)—彻底搞上,爱上,明确有性关系
        
  两个重庆女色情特务–搞死,将计就计过,还是在那个屋子被抓捕后,干完。回部里拷打招供一批名单,明确有性关系
  
  陈壁君(汪精卫太太)–不可能
      
  日本妓女–很可能有性关系
        
  阿妈–不可能

      赖秀金—不可能
        
  女佣(送馄钝的,胸部丰满)–不能肯定
  
  老吴老婆—不能肯定,如果是特务之一,明确有性关系
        

  

附录:

相关地址介绍:(均曾首发天涯影视评论):
《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42635/
(文字版)

(图解版,含麻将等)

《完》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