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男孩,奥斯卡黄人发行人回想张国荣(英文名:zhāng guó róng)

图片 17

奥斯卡颁奖典礼已经落下帷幕,《月光男孩》拿到了最具分量的最佳影片奖项。但在颁发这个奖项时却闹了奥斯卡史上最大的乌龙,颁奖人拿错了信封,错将最佳电影颁给了《爱乐之城》,《爱乐之城》的主创者发言到一半时被临时“赶下台”。《爱乐之城》与最佳电影失之交臂,令国内不少影评人愤愤不平。从国内的影评风向来看,《月光男孩》并不受影评人待见,豆瓣评分仅7.2分,笔者的豆瓣友邻(影评人居多)平均只有6.3分。但相反,《月光男孩》在欧美影坛好评如潮。在奥斯卡之前,它收获了包括金球奖最佳影片在内大大小小数十个奖项,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年度十佳”榜首,甚至在一向苛刻的的媒体评分网站Metacritic也给出了惊人的99分。

前几天的张国荣忌日,无数粉丝和许多名人都对张国荣进行了悼念与追忆,其实对张国荣的怀念不光仅限于国内,在国际上也有一些电影人对张国荣念念不忘,导演巴里·杰金斯(Barry
Jenkins)就是其中一位。

图片 1

图片 2

国内不少影评人认为《月光男孩》完全是题材占据了优势,电影聚集了各种热点争议因素:种族、毒品、同性恋、底层、弱势群体,依照好莱坞和奥斯卡一贯的“政治正确”,《月光男孩》才得到了如此虚高的分数。可事实是否如此简单?

图片 3

《月光男孩》的故事内核并不复杂,它以三段式的结构讲述了黑人少年喀戎的成长史。童年时期的喀戎瘦弱,沉默,不合群,受人欺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给他父爱般关怀的胡安,可他竟然是卖毒品给喀戎母亲的毒枭。少年时候的喀戎渐渐确定了自己的性倾向,并在好友凯文这里体验了爱情的美好;只可惜,凯文为了在恐同的黑人社区生活下去,对喀戎大打出手。两个最亲密的人,相继背叛了他,他们的善恶无常,令喀戎丧失了情感判断,他也迷失了自己。青年时候的喀戎已经完全蜕变,虎背熊腰、金牙、大金链,他成为让人腿软的毒枭,没有一丁点早前柔弱的影子。

大多数国内影迷对巴里·杰金斯的认识来自与2017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月光男孩》。

图片 4

图片 5

如果电影到此就结束了,那它的确是国内影评人所诟病的,老调重弹,题材投机,好在《月光男孩》不止于此。电影的转折是凯文的一个电话,这一下子把喀戎拉到了十多年前。他与凯文见面,两人都涌动着对彼此的思念,但又克制,含蓄,欲言又止。凯文质问他,你到底是谁?终于在爱人面前,被重重盔甲包裹住的硬汉喀戎才再次袒露出真实的自己,他对凯文说,你是唯一碰过我的人。无论他怎么试图伪装和改变,他终究是他,他终究是那个脆弱、敏感、柔软的喀戎。他依靠在爱人肩上,经历世事,归来后他仍旧是紫蓝月光下,那个做自己的少年。

在2017年的第89届奥斯卡上,非裔导演巴里·杰金斯的《月光男孩》一举荣获8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成功摘得其中3项,包括最佳影片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最佳男配角奖得主马赫沙拉·阿里,凭借今年的《绿皮书》再次夺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图片 6

图片 7

《月光男孩》并没有在种族、性向、底层、毒品这些标签上做过多的纠缠,说到底,它是一部讲述成长的电影,是一部关于人的电影,其次才是某种肤色、某类人的电影。任何电影的确都是关于“人”的,但许多电影中的人,是高大全的人,是空洞的人,是符号般的人,是被抽取了情感和经验的人,而在《月光男孩》中,喀戎的经历却触及到人们最为普遍的成长体验:我到底是谁?我想成为谁?电影深入了喀戎的内心,我们看得到他的困惑、不安、脆弱,似乎也能够感同身受,因为他的难题事关生存本身,是生而为人可能都体验过的苦涩。

图片 8

动人的背后,是因为表达方式的细腻。《月光男孩》的导演巴里·詹金斯毫不讳言他是王家卫、侯孝贤的粉丝,《月光男孩》的许多桥段也有着《春光乍泄》《最好的时光》的影子,更难得的是,导演习得了王家卫、侯孝贤这两位具有代表性的东方导演大师的细腻。詹金斯充分懂得镜头留白和停滞的效果,他掌握了无声胜有声的钥匙,他让人物的情感在克制中澎湃,在隐忍中深情,比任何直抒胸臆的方式都更动人。

影片讲述男孩喀戎在母亲吸毒的单亲家庭长大,在学校被欺凌,与男孩凯文接触后发现了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偶然与毒枭胡安成为好朋友,并且从胡安那里得到了缺乏的父爱,但胡安依旧卖毒品给喀戎的母亲……

《月光男孩》的确不是那种宏大题材、宏大主题、宏大制作的电影,但它能够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本质上是电影的胜利。如今我们谈论电影时,时常谈论电影的制作和形式,却可能忘了电影与人的关系。

图片 9

电影的人文性,和人的眼泪、痛苦有关系,和人在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有关系,和人的勇气、希望、自尊心、同情心、怜悯心有关系。奥斯卡最佳电影行列中,应该有这样充满人文气息电影,它不是靠强劲宽阔的叙事取胜,也不依赖于华丽的形式和大牌卡司的支撑,而只是细腻温和地表达人们心中飘浮着的难以言喻的困惑和情绪,经由主人公的人生,它丰富和拓展了无数人的自我意识,让无数人从中照见自己。

成年后,喀戎在外地成为了毒枭,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一通电话,于是多年后,喀戎重回故里,见到了久违的母亲与凯文……

——首发荔枝锐评——

毒枭、黑人、同性、霸凌、底层等一系列敏感的标签包围着这部电影,如果单纯看以上的剧情简介,大多影迷脑海中会想起暴力血腥粗粝的同题材黑人电影场景,但《月光男孩》却并非如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曾于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0

温润柔和、内敛细腻是《月光男孩》的风格,这样的题材,能拍出这样的风格,让西方观众甚是惊异,当然,我们的观众也会觉得《月光男孩》与以往的同类型片黑人影片相比大相径庭,但与此同时,也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其中原因,如果我们知道幕后制作,就能略窥一二了。

《月光男孩》根据塔瑞尔·麦卡尼的剧本《月光下忧郁的黑人男孩》改编,导演杰金斯从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获取灵感,将舞台剧本改为三段式的叙事结构。整部影片的故事都源自剧作者麦卡尼和导演杰金斯额的同年回忆。

而更重要的是,导演巴里·杰金斯正是导演侯孝贤与王家卫的超级粉丝。因此,在《月光男孩》中,不管从叙事中还是从镜头手法与风格,都与这两位中国导演的风格极为相似,特别是电影中的几个镜头,简直是王家卫《春光乍泄》的翻版。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其实更直白的讲,导演巴里·杰金斯人送外号“黑人王家卫”。

也就是对王家卫电影的喜爱,杰金斯会在电影中经常使用王家卫的风格。

在今年的张国荣忌日,导演巴里·杰金斯发推几年张国荣,称:“每年4月1日,我都会回看他在《阿飞正传》中的这个片段。张国荣是最伟大的人之一。希望他的魔力永存世间。”

图片 16

而杰金斯所提到的“每年回看的片段”,就是张国荣独自跳舞的经典片段。

图片 17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